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弱ペダ/T2]八时区



*几年前CP15【。的小料,才发现之前自己一直没发【。

*非常抱歉完整封面找不到了,土下座。


刚刚泡完澡的手嶋正悠闲地躺在床上看同学们聊天。小气泡一条条从底部“咕咚”一声冒出来,无外乎关于专业课与日常生活的文字,刺目的日光灯晃晃地刺进手嶋纯太的双眼,十几分钟后竟然让他蓦地生出困意。

也快十点了……手嶋起身去关了卧室灯,房间霎时回到月光原始的照明下,经过窗帘的阻隔平添了几分朦胧。在手嶋走回床铺的路上,被单上的手机突然出乎意料地振动起来,屏幕随之快速而不安地闪动着。

 

——是青八木发来的通讯请求……

快步奔向床边的手嶋纯太在看到显示信息时猛地停住了脚步。

 

“喂?”手嶋试了几次,终于控制着自己发抖的手点中了确认按钮。前几次点击屏幕那个小方块时他都可笑地出现了偏差,以至于一边还担心着对方会不会突然中断通讯。不过好在,那个熟悉清冽的嗓音很快就从遥远的听筒那一边,沿着波长,隔了或许只有零点几秒,毫无改变地传到了电话这一头。

“纯太。”

 

手嶋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大概太响了,否则青八木的声音怎么会这样微弱呢?他用拇指急切地摁按钮调高听筒音量,随后清了清嗓子:“……不要紧吧,青八木……那个,唔,费用?”

 

“……”对方显然因为这句突兀的问话沉默了片刻。而手嶋纯太也很快后悔起自己头脑刚才的短路。

“哈哈,一下子接到你的电话没反应过来……我意思是你现在在国外,打过来——”

“在的地方有无线网络。”

“哦,哦……”手嶋应了一声,很悲哀地发现他引以为傲的头脑还没有从先前短路的状态中恢复,“啊,青八木……那个……”

“……?”对面没有回话,大概是等自己的下文。手嶋猜想一定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挂在了青八木一的脑袋旁。

“那个……不休息吗?”这时他终于拼凑出了一个问题。手嶋坐回自己的床上,不由地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透澈的夜空。他不知道的是远在数万公里之外,有个与他同龄的金发青年同样握着自己的手机坐下,他的眼睛望着午后波罗的海透蓝的天,随后是微澜的海浪,最后逐渐地出了神。

 

青八木一在几秒后回答了手嶋的问话:“……喝下午茶。纯太……要睡了吗?”

“哦对,时差!”听着对方恍然的感叹,青八木微微地一笑,听筒这边的手嶋又关心地询问起来,“最近还好吧?怎么突然想要这样——通讯呢?”

“没、没什么。”青八木感到喉咙口发紧,“就是想……聊聊。”

“那随时可以啊,只要我醒着!”手嶋的回答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纯太……”但是在这之后,手嶋之前的头脑短路似乎通过手机传染给了青八木,他喃喃了几声对方的名字,握紧了手机,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倒是手嶋纯太在电话另一边呼叫了他好几遍。

 

“青八木在吗?快准备一下哦,老师找到了一个好地方写生……”

“……唔。”

就这样在有些尴尬的氛围中,这样一番对话传到了手嶋这边,让双方突然就松了口气:“啊,青八木要出去了吧?”

“恩,恩。”

“那赶快去收拾吧,不要耽搁活动时间了。”手嶋笑了笑,“唔,画完以后……能把写生的画给我看看吗?”

“恩……”青八木模糊地应了一声。手嶋听出了他语调中的犹疑不定:“是还有要说的事情吗,青八木?”

“呃……不,不!”青八木的心“咯噔”一跳,整个人也一下跳了起来,“我先过去了……晚安,纯太。”

“恩。那加油哦,阿一。”

 

手嶋挂断通话去睡了。但地球另一边的青八木捏着手机,眼睛望向了空气中虚无的一点,转而在阳光下又发起了呆。

虽然听到了纯太的声音,但其实重要的,想要的……什么都没说。青八木在几分钟后终于将手机重新放进了口袋,他整理着画具,沮丧像是悄悄落在心头的羽毛,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挠着。

 

一个月的外出写生时间并不长,但是这次毕竟来到了遥远的欧洲。单就八个时区的阻挠,让青八木一下子很空落。青八木一起床了,手嶋纯太在忙碌,手嶋纯太空闲下来了,青八木一却在睡觉。

有时候发一段信息,收到回复却需要再经过几个小时。无法及时交流的空荡与无措感一旦生成,就像复发的毒瘾伴身,愈加渴望与痛苦。还是,太依赖纯太在身边了吗?

 

青八木叹了口气,背着包和老师同学乘车来到了哥本哈根的一处沙滩,近距离地看着给予了这座城市无限机遇的海。阳光下的海水安静地注视着远方到来的客人,表层蓝并透着一层亮亮的光。青八木想起这是世界上盐度最低的一片海,或许因为这个关系,海水颜色和日本那边的海相比,又带着某种意义上的不同。

而就在这时,老师公布了这次的主题就是与海有关,并给了他们一整下午的活动时间。允许学生们在这里漫步,通过各种形式的观察,然后思考与创作自己的作品。

 

很多同学听到后顿时一阵欢呼,三两成群地去进行喜欢的活动了。青八木愣了会儿,委婉拒绝了几个前来邀请的同伴,开始独自沿着海滩漫步。慢慢行走的同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对着海面拍下一张照——他记得手嶋是很喜欢看海的。

 

“咔擦”,就在他拍完照片的下一秒,听到不远处也传来清脆的快门声,班里的山本晃了晃手中的相机笑道:“抱歉……不过刚才的画面很棒哦——”

青八木摇头表示不介意:“能,看下吗?”

“当然没问题!”

“谢谢。”

 

青八木调到了山本刚刚拍的那一张。照片中的自己占据了大部分画面,不过只拍到了一个背影,背对相机的青年正微微伸手举着手机,对着不远处的一小片蓝色——青八木快速地眨了眨眼睛,艺术女神缪斯似乎正朝他微微点头。但……还不是。

 

归还了相机,青八木又开始在沙滩慢慢地徘徊,而他的眼神在海与岸之间流淌。他还欠缺一些东西……是什么?之前几次前往海边,都是和纯太一道去的情况,但是纯太他现在又不在丹麦——

自行车!

对,自行车可以!

 

“抱歉打扰您了,老师。请问附近有租车的店面吗?”

 

眼前的风景一瞬间就变得不同了,愈加清新,仿佛能看得更远……尽管现在所骑的只是一辆租来的老旧公路车,但是这已经让青八木在片刻之间接近了所冀求的灵感。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专心地骑行。

他需要的是将有关于骑车和海的记忆一道调和——

 

金色,是太阳初升他和手嶋所看到的海洋沿岸,耀眼夺目的阳光照得天空明媚,海洋发光,虽然刺眼但却无法移开片刻的目光;

蓝色,是晴朗日子他和手嶋所看到的海洋沿岸,一望无垠的海蓝和天蓝接壤,群青色,天蓝色颜料,夹杂着些许白:白云,波浪,还有船;

红色,是夕阳落下他和手嶋所看到的海洋沿岸,不再严酷的太阳变成暖和的橙红,浅红,在渐渐沉入海平面的过程中,晕染了周遭所有事物;

……

五颜六色自青八木一的头脑中略过,当他在一处停车,抬头望向波罗的海的方向时,它们仍然在交替出现,让人有些眼晕。恢复正常后,他才发觉这处的景观很好,不少成双结对的当地人在这里观赏海景,他们之中有的搂腰,有的牵手,有的只是肩并肩,但是有一种前所未有宁静、安然的氛围渗透其中。

是的……就是它了。

有光在青八木的眼睛中闪烁。

他几乎是立刻将车停靠在栏杆一边,然后打开背包,支起画板,备齐其他工具,直接盘腿坐下,面对着这片大海开始构图。

有关于海的,最美好的瞬间……他利落地给自己绑了那个清爽的发型,炭笔飞快地在花布上移动,心里则是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还有那个画面。

 

 

“叮叮叮叮……”日本的清早,手嶋纯太的闹钟准时响起,洗漱完毕后,他注意到手机又多出几条未读消息。解锁打开,首先映入视线的是一张照片,看得出来是一副画作,一望无垠的蓝色海洋,海的蓝几乎与天的蓝交互,一小片金色的沙滩,距离观看者最近的栏杆这里,安静停放着两辆公路车,CANNONDALE和CORRATEC。

青八木……手嶋看着最顶端“平凡HP”的名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点开回复栏,正准备好好赞美一番时,突然发现对方还给他发了一条讯息。

 

好想你,纯太。

 

“?”手嶋纯太手一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疑问符号。

好在他没有发错意思。而青八木几秒之后就回复了他,不过好在,这一条又恢复了以往正常的画风。

“!”

这个感叹号表明的意思是什么呢……

手嶋盯着他们的聊天记录,又开始一条条往上翻。聊天栏也突然安静下来。手嶋从前往后看,最后又回到了先前青八木发给他的画,盯着看了几秒后,他的右手大拇指迅速地敲下消息,发送给了“平凡HP”。

“我也是。”

手嶋紧接着又发了一条讯息,抿了抿嘴。

“快回来了吧?”

青八木很快回复了他:“!”

“等着你哦。我们一道去海边骑车!”

“❤”

 

手嶋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屏幕左侧这个小小的符号,几秒钟后,嘴角的笑容忽然就荡漾到了心底。

 

END


评论(2)
热度(35)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