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ES/涉零]笑い顔

我流涉零,注意避雷【。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喧哗和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 

——威廉·莎士比亚

 

涉合上剧本,回头间,演剧部又只剩他一人。

 

敲门声响起,门外站着朔间零。涉露出微笑,张开双臂。

 

“零——”

“让我休息一会儿,涉。”对方绕过他,将自己深埋进部室的沙发。双手抵着额头,很快地,呼吸变得平稳均匀。

 

涉在不远处看着他,脸色疲惫而又熟睡着的朔间零,嗅到空气中淡淡一丝的死亡气息。

 

他重新站回部室的那面镜子前,另一个日日树涉看着他。他双手掩住脸,轻轻地调整着,当他撤下脸部的遮掩,镜子里的人露出灿烂的笑颜。

 

“零——收下这支玫瑰吧,能在此时、此地遇上你,人生真是充满各色各样的惊喜!”

 

然而他很快的摇摇头。下一秒,镜子里的涉微蹙双眉,微微翘起嘴角,喃喃自语。

“哦,真不敢相信……能在这时遇到你,零,我是否能荣幸地与您共行?”

 

镜子后头,唯一的观众仍在沉睡。涉的脸慢慢松弛,变得面无表情。

 

涉,你在想什么呢?这个朔间零啊,就要死了。他已经不会笑了。

 

 

涉一直有个埋藏心底的愿望。随着日子一如既往流逝,五奇人变成了三奇人,一直一直埋藏在心底。

 

“你是高超的演员,然而眼睛骗不过人,涉。”

“呼呼,不愧是皇帝陛下……”他很自然地牵动嘴角肌肉,回以灿烂的笑容,“有着洞察人心的技能,任何人在您的注视下都是无所遁形~☆”

“不用这样评价我,涉。”英智的口气仍旧带着些微的愉悦,然而那双微微眯起的双眼,似乎因为观察到了什么而闪烁。

 

他们转移了话题,涉和新成员说着话,那个身影烙在他跟前,挥之不去。

 

回来了吗,我的魔王陛下?

是属于我们五奇人的那一位首领吗?

他知道的,英智一定是看到了他望向零的那一瞬间。那个穿着全新队服的,又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的朔间零。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涉会站在镜子前。

 

“好好听我朔间零的摇滚,沉醉在我们的表演中吧!”

 

我们那年的魔王陛下啊,您何时才能再度展露这样的笑颜呢?

 

 

 

“不要蹬鼻子上脸,对年长者说可爱是什么啊你这混蛋?……”朔间零红着脸在座位那头说话,涉望向经他手而“复活”的魔王,卻只想高声讴歌。

 

不是演员调整出的,而是他的笑颜。

啊,这才是他的魔王陛下。

 

涉张开双臂,这次,他如愿以偿了。零被他拥住,柔软的卷曲的发丝贴在脸庞,涉下意识收紧了双臂。

零没有死去,他融入了全新的他的体内,总有当年的血,当年的气味。

 

啊,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不可思议的人生。

太好了呢,我的……零。

End

评论
热度(45)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