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ES/零英零]四手联弹×终焉不灭

*设定捏造有 


01

  校园中的时间,或许流淌得最为迅速吧。


  樱树的枝头又鼓出了粉色的小苞,海风轻巧地绕一个弯,越过一丛一簇的花朵,转而去光临梦之咲的其他土地了。那个身着偶像科校服的少女踏着海风的尾巴,满揣着一沓文件,步履匆匆地赶往教学楼。


  “当——”不知何处响起的悠远钟声让她皱起了眉头。不一会儿,她前进的脚步便又加快了几分,水色的眼睛里满是干劲。

  

02

  当天祥院英智走进轻音部时,厚实的窗帘已经被拉起,挡去了初春直射的阳光。部室的很多器材被搬到了边上,除了那座巨大的棺材。那个男人少有地坐在棺材盖板上,拿着谱子若有所思。留意到他走进房间,朔间零伸手指了指:


  “坐那儿吧,天祥院君。”


  但天祥院英智却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饶有兴致地看起了他手中的曲谱。朔间零的眼睛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又将眼神移回了谱面。


  “月永君的曲子吗?”几分钟后,对方轻声问道,眼神透露出一份凝重。


  “倒不如说,曲子也是合作。”零笑了几声,将另一份乐谱递给英智,“你的那份。小姑娘特意准备好的。”


  “真是重视这次节目呢。”英智道谢后,转而看起了乐谱。


  终焉不灭吗……


  “毕竟,这是吾等对于梦之咲的告别与感谢啊。”零评论道。


03

  梦之咲每年的毕业典礼总是盛大而隆重的,各科毕业生所奉献的汇演,总会毫无保留地吸引大量观众。这是三年级们最后的盛筵,势必要将最耀眼的光芒最后一次地留在校园舞台。


  “不愧是月永君,再编排进小姑娘所作的旋律,真是一首非常‘贴切’的曲子。光从脑海里模拟,就让人颤栗不已呢……”

  休息日安静的楼层中,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朔间零低声分析着曲谱,一边和天祥院英智通过教学楼那条宽阔的走廊,前往音乐教室——他们节目的制作人一会儿会赶来与两人汇合。


  杏对这次的汇演斗志高昂,很早就带着自己的那份策划书找到了学生会。再然后,遴选出的13人开始了典礼节目的编排练习。平日的他们虽是同学,然而更多以组合为单位活动的他们,进行如此的演出却是分外少有。更不用说他们中一些人的关系不止于此。


  “这首曲子对于我们也是一个考验呢,朔间前辈。”天祥院英智回过头,看向对方的侧脸,“四手联弹,曲中的配合与交替,情感与呼应,我认为也是需要呈现给观众的亮点。”


  朔间零愣了片刻。有那么几秒他停住了脚步,又仔仔细细打量了天祥院英智一番。


 “怎么了?”

 “不。只是觉得,你好久没这么叫‘我’(*)了。”

 “彼此彼此。倒不如说,请多指教?”

 “呵呵……那么,合作愉快,天祥院君。”


(*)这里零用的是“俺”的自称


04

  “虽然个性不同,甚至立场差异巨大,然而看到每一个同伴齐心协力的样子,这份努力,这份青春,真是让人要再次的热血沸腾呢!”


  偶像科这次的节目可以说是完美地融入了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然而节目最终的确立并不轻松。例如演剧部部长格外积极地要求主笔剧本,遭到莲巳敬人的激烈反对;例如深海奏汰等人对于道具过于离谱的要求;例如不同组员风格间的兼容困难。直到在杏的协调下,最终的人员分配才慢慢确定。


  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的四手联弹被最先确立,倒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毕竟在起初说到这个设想时,当事的二人脸上同样震惊,但是杏与他们简单的谈话过后,他们却心照不宣地定好了练习时间。


  月永leo提供曲子,在短短的十多天内掌握娴熟,力争完美。要向所有人展现梦之咲两位学生会长的实力。


05

  观众们的欢呼与尖叫声,因为演出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声浪,却在演出的尾声短暂的戛然而止。


  舞台边缘的三角钢琴被缓缓移至中央,帷幕两侧,朔间零和天祥院英智分别走出,步履一致地走向目标。


  在钢琴两侧他们一道停住了。炙热的舞台灯光下,天空的蓝色依旧准确无误地对上了血色红。


  “欢迎来到地狱,皇帝。”

  “不,欢迎来到天堂。”


06 

  天祥院英智坐在琴凳右侧,负责高音区。

  朔间零坐在琴凳左侧,负责低音区。


  右侧那人一身白色礼服,白到耀眼;与之相反的另一人却是一身漆黑燕尾服,仿佛能吸收所有光芒。一黑一白,就如钢琴黑白两色键。


  四手陆续放到宽广的键面,蓄势待发。随着朔间零左手的移动,低沉的快板响起了,演出开始。


  他们的四手联弹,名为终焉不灭。


07

  当优雅的高音旋律由轻至重,汇入速度见快的低音演奏中时,朔间零想到了那些春、夏、秋、冬。天祥院英智的脸由模糊变得清晰,直至深刻,甚至蛮横地烙刻在记忆中。犹如现在联弹的主导渐渐被高音掌控。


  照着曲谱的变化他慢慢退居至后,由着另一双手在琴键飞舞。天祥院会钢琴他并不意外,他惊讶的,倒是练习中两人的“一切顺利”。


  “没想到我们两个人意外合得来啊。”

  “别说这种话了,让人恶心。”朔间零转身用背对着他,“倒不如夸一下月永君,这首曲子所讲的,都是学院中所发生的事。”

  “庄严,冲突,黑暗,混沌……却又不缺乏更加美丽的新生与光明。”


  英智应了一声。短暂的沉寂后,他突然说道:“那么,你做好准备了吗?”


  “吾辈既然决定离开……天祥院君,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是呢,再好不过。我也是。”

  


  朔间零转过身继续他的弹奏,殊不知天祥院英智注视着正在专心演奏的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08

  他们肩并着肩,与另外所有的同伴共同站在台上,接受观众们前所未有的声援与欢呼。鼓膜被震得嗡嗡响,然而心脏的跃动,呼吸的声响,却清晰可闻。


  英智微微晃了晃头,甩去因为疲累而造成的眩晕。所有人抓住身边人的手,高高举起,他辨认出一只是守泽千秋的,另一只略带冰凉的,就是朔间零了。守泽千秋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嘴里一边说着一连串激动的话语,在英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又跃到一边,和其他人一一拥抱。舞台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混乱。


  有些俗套的结束,却是一场再美好不过的,如同奇迹一般的表演。天祥院英智笑着看向舞台那边,却也正巧对上了朔间零看向这边。对方愣了片刻,然后微微地勾起了嘴角。

  不同以往。

  

END


评论(4)
热度(51)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