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ES/零英零]Rose in hell (08-09)(正文完)

序章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Chapter04    Chapter05   Chapter0607


Chapter08  即逝的冬天

  所有的雪消融殆尽,走遍人界各处,所见的再次变成鲜花微笑。荒芜的季节已经远去,风不再是刺入骨髓的寒冷,这样美丽的季节,让即使是曾经游历过世界的皇帝,也不由得从内心舒叹一声。


  一年终究是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结束。而他还活着。


  “不论何时,活着都是一件美妙的事呢。”轻声低语着,天祥院英智仔细摩挲着瓷杯,欣赏杯沿那极富地域风情的花纹——片刻之后,他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搁回桌面。转而拎起茶壶,向另一只空杯中灌入茶水。


  这片广袤的花园零星盛开着几株鲜花,寂静得只有鸟鸣风声。天祥院所在的座椅在一处常绿的树荫下,被葱绿的灌木掩映,所以此刻,他能看到在花园入口张望的那位,而朔间零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他。

  天祥院英智故意等了几分钟才慢慢起身,几秒钟后朔间零转身过来,发觉了他的所在之处。在这座南部城市的庭院中,他们再一次的驻足面对。碧蓝和血红透过空与时间,时隔那个雨夜之后再次深入眼眸深处,打量着彼此名为“灵魂”的物事。然后朔间零扬起了眉毛,天祥院英智露出复杂的微笑,他朝一身黑衣的魔王做出邀请的姿势。


  “下午茶时间还没结束,不介意参加吧?朔间零。”


  被黑色斗篷包裹着的男子貌似困顿地停滞了一会儿。不过最后,他还是朝树荫下的前皇帝慢慢走去。天祥院英智一身简洁得体的白色法袍,微笑着,与同斑驳的透过树荫洒落的阳光融合,照旧明媚炫目得要让吸血鬼化成灰烬,与他们最初相遇的时刻似乎别无二致。只不过那时的天祥院皇子肆意,被如今天祥院英智的空澈所替代了。


  “果然是被神所钟爱的存在……”朔间零低哑地暗笑着,在唯一的一张空位上落座,“谢谢预先备好的茶和点心,天祥院。”


  “哪里。多亏了凛月,让我知道今天你会来。”对面的天祥院英智双手撑颌,静静地看向他,“倒不如说,朔间零,好久不见了。”

  “……”


  被浅尝了几口后,黑色的茶杯很快又回到了桌上。朔间零还是那副余裕的模样,语气却变得急切起来。


  “汝知晓了多少?”他伸出仍旧烙印着契约的手腕,再而望向天祥院英智领口所别的那支蔷薇,“难道……真是契约已经变化?”


  天祥院英智点点头,然后他俯身拿起了法杖。朔间零眯起了双眼,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每个细节的做工都精湛到极致,辅以主人发挥强大的魔力,是曾经所有天祥院英智的敌人闻风变色的武器。


  “果然,吾辈的猜测不曾出错。是汝夺走了它……那段关键的记忆。”朔间零倒是笑了起来,他看着对方回避甚至有些闪躲的眼神,内心了然。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记忆呢?”


  天祥院英智没有直接回答。

  

  “我也做好了准备……面对任何结果的准备。”片刻之后,他以分外严肃的表情看向吸血鬼,“准备接收这段记忆,体会它吧……朔间零。”


  他开始运转魔力,顶端晶莹透明的宝石在他低声的咒语中逐渐散发出夺目的光辉,朔间零闭上了双眼,渐渐没入记忆的黑暗中。


Chapter09 永恒的当今

  

  皇帝仰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如纸。朔间零坐在床侧,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在迅速消逝。


  他想了起来,那天除了杀死刺客外,天祥院紧接着又清理了一批公爵党派。皇帝透支了太多,他活不过今晚。然而对方发白的关节紧扣着被单,天祥院依旧在说着什么,直到突然的一瞬间,那只手垂了下去。


  朔间零推了推他,然后感到有一种古怪的情绪席卷了身体。似乎是被它驱使着,漆黑的手套被迅速褪去,露出吸血鬼苍白的皮肤。小刀向手腕割去,同样鲜红的血液自朔间零的手腕流出,一点一滴,没入皇帝微微开阖的嘴唇中。十几秒之后,皇帝猛然睁开双眼,瞳孔一派赤红。然后就在朔间零还未从那股情绪脱离时,天祥院英智坐起身凑到他跟前,双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


  当朔间零再次睁开双眼时,他下意识地先抚向了自己的脖颈——发觉被衬衫包裹着,完好无缺之后,显然易见的,他舒了口气。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一直以某个固定的姿势坐在椅子上,于是他略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躯体,看到另一边的座位上,天祥院英智仍然静静端坐着。

  于是再之前的记忆开始慢慢回溯,吸血鬼眼中的红色顿时暗沉下来,在此刻昏黄的夕阳中多出一份可怖。


  在他接受记忆的这段时间,天色已渐渐变暗,然而这反而增进了朔间零的视力,他凝视着天祥院的眼睛,试图从其中挖掘出额外的信息。


  原来如此。

  天祥院由于他的血,撑过了这一次,于是他和他的鲜血存在于彼此体内,导致了最后无法结束契约……甚至是契约的失败。而这,都是源自于自己的愚蠢之举。

  愚蠢……么?


  指节敲击着桌面,朔间零深深呼吸着,似乎是平复着情绪。然而随即他耸了耸了肩,突然又笑出了声。


  天祥院英智安静地坐在原位,听着对方肆意又张狂的笑,仍然一语不发。不过显而易见的,他绷紧的身躯略略松弛了些许。就在这时,朔间零开口了。


  “这就算是命运所引发的波澜吗,天祥院。”他执起黑色茶杯,虚抬一下,“吾等最终的结果,竟是如此。”


  对面的前皇帝愣了一下,随即,他也拿起了手中的白色茶杯。


  “如果不是那天的突发事件,如果不是你的意外举动,不是天祥院家族的神族血统微妙的平衡了反应……”


  他停住了话头。转而自己也笑了起来:“种种的巧合聚集在一起,这就是命运。”

  “真是有趣呢,呵呵。”


  改变的契约变成了再平常不过的等价契约,所残留的这些条例对双方而言,不过是微妙的相互牵制,所以两人似乎也默契地不再纠结于如何解除。

  ——就这么让它延续至终点吧。就当作是,对这段因缘的纪念?


  “咔哒”清脆的响声,黑与白的茶杯达成了一致。


  他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然而又似乎不是。例如天祥院会一直疑惑朔间零接受记忆后太过于平静的反应,他竟然不暴怒于自己的强制;例如朔间零会一直疑惑着自己为何会不假思索地贡献出吸血鬼之血,而天祥院在之后竟然只是剥离了自己那部分的记忆。


  他们心怀着太多秘密,然而最初最后,却又抱着对对方的好奇与兴趣,这般若即若离地走了下去。


  罢了,都是秘密。至少当今,深渊的蔷薇已经凋落,新生的花蕾在泥土下厚积薄发,酝酿着破土后最美的绮丽。


  正文完


比预期完结得晚了些,在此要说声抱歉_(:зゝ∠)_连载期间做过一些改动,所以到最后有些bug,结尾可能稍微……有点奇怪?总之,谢谢看文以及喜欢老零和会长的小伙伴们,比心!

正文完结之后应该还会写几篇在这个paro下的小番外和一些原作背景的短篇ww工作忙起来大概也就偶尔诈尸了,不过还是会一直在的,毕竟要等有生之年 fineUD活动嘛ww

评论(2)
热度(27)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