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ES/零英零]Rose in hell (06-07)

序章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Chapter04    Chapter05

或者点击查看长微博   

等比赛时候的更新,顺祝大家七夕快乐_(:зゝ∠)_这两章也是回忆为主,不过他们很快就要再见面啦!


Chapter06 突兀的请求

  身为魔界领主,朔间零有着自己的势力。虽说淡出已久,他依旧是“不死”公会背后的掌权人。在获取天祥院英智行踪的一役中,他再次动用了手中的“资源”。


  退位的皇帝绝对不会想会被任何人找到——然而,这不意味着他不想找到自己。契约尚未真正解除,那么作为发起契约的天祥院英智,情况自然比朔间零更糟。

  这样想着,心情略微变好的朔间零又笑了起来。而对面的羽风薰看着他,一脸莫名。


  “啊啊,那接下来就没我的事了吧?”他把面前的红茶一饮而尽,便站起了身,“你的要求我知道了……真是无聊的队长呢,白白浪费了我的约会时间。”


  这座由“不死”出资建立的旅馆一直是他们优先选择的碰头据点,也为朔间零保留了一间长期居住的房间。眼下,时间已到了中午,强烈的阳光让朔间零有些无精打采:“啊……吾辈找到薰,也是希望能借由汝和那些姑娘之口,让消息传得更快些。吾辈记得,汝应当最擅长于此……”

  “唔,其他倒是无事,汝可离开了。”

  

  “找双胞胎其实绰绰有余吧?真是的……艾莉娜回忆中的我又沾染上了污点。”看着朔间零一脸昏昏欲睡的表情,吟游诗人哼了一声,抛下同伴离开了。


  哼哼,沾染污点的回忆吗?


  朔间零结了账,步履迟缓地离开了餐厅。在日间炽烈的阳光下接连和冰鹰北斗羽风薰谈话,让畏惧阳光的吸血鬼已经是格外晕眩。当他终于躺进自己的棺材时,独属于黑暗的静谧终于让他慢慢沉静。朔间零伸出苍白的手腕,注视着上面所烙印的那朵黑色蔷薇,仿佛天祥院英智那时在他手腕上失败的作画。


  “真可惜,本以为红色的颜料能遮去那样丑陋的颜色。”他举着沾满红色颜料的画笔,满带遗憾地注视着朔间零手腕上的那片黑色。

  “纵使再华美的外表,都遮不去那份本质。”而他看着对方无聊的举动,呵呵笑着抽去了画笔,将它扔在一边。

  “与其遮掩着让它腐烂,倒不如去直视,铭记它的一切,不是么?”


  他想放下手,然而天祥院格外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这让朔间零扬起了眉毛:


  “啊,吾辈的棺材有那么让你不适吗?或者,还是把你送回皇宫……”


  “不。”皇帝摇头否认。出行路上遭到伏击的他虽然并无大碍,但是魔力的过度消耗,让他被赶来的朔间零带到了临近的这处旅馆,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朔间零在人界所住的房间:“你去帮敬人他们收拾后路……我在这里休息就好。”

  “啊,不会动你房间东西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死掉。”他又补充了一句,对魔王露出温和的笑容。


  看着躺在棺材中的这位病弱皇帝,朔间零一时语塞。


  “那吾辈先走一步。”沉寂了几秒后,他勾起一抹微笑,转身离去,“也尽可能减少对你魔力的消耗……可不要早早死去结束契约了,天祥院。”


  “咳咳……”他听到对方努力压抑的咳嗽声,估计又是吐血了吧。半晌,皇帝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么朔间,给份奖励激励我吧?”


  朔间零停住脚步。他又一次地转身,望向天祥院英智蓝到澄澈的眼瞳。


  “……吾辈倒是很好奇,汝的需求。”他轻声说道,语气中包含一丝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复杂。



Chapter07 埋藏的深意

  朔间零活了很久,见过无数。暗夜吸血鬼的那双眼瞳或许经历了太多鲜血,让他能看到一切,也能选择去看自己想看到的一切。然而眼下的如今,当黑暗中与天祥院英智的那些回忆突然来袭,似乎已经不能让他任性地又一次回避。


  朔间零和天祥院英智纠葛的源头,是当年免于公开处刑的“恩情”,而纠葛的开端,是几个月前的契约,还是这次袭击,亦或是其他事件呢?


  那次袭击后不久的一个午夜,朔间零悄悄把那位皇帝送回他的寝宫。天祥院英智伏在他的背上,安静而轻浅地呼吸着。几缕金发柔软地垂落,与那头墨色的发丝细微交错。朔间零微微侧头,对上他那张仿佛被上天精心雕琢过的侧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契约建立之后,不知不觉,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位皇帝的气息。


  而来到房间门口,他不出意外地碰见了一脸紧张的莲巳敬人。“交接”顺利完成后,对方叫住了意欲离开的他。

  “皇帝陛下的身体……”敬人欲言又止。他的双臂紧紧环抱在一块,仿佛把大半的希望寄托在这个被皇帝召唤而来的魔王身上。然而朔间零很快摇了摇头。


  “汝也应当知道,他活不过一年吧?”他整理了一下斗篷,语气缥缈,“那位日日树也应当提到过。”

  “人类,还是享受当下,不要试图违逆命运……”将这句话扔给曾经的队友,他匆匆离开了这条走廊。偌大的空间回荡着咔哒的脚步声,似乎莫名其妙地也敲在他心上。


  呼呼……你那个无伤大雅的愿望,满足一下又如何?


  他轻轻舒了口气,在庭院的一处空地驻足,掏出一张信纸——那应当是自己房间的物品,而后那位皇帝陛下用先前的那支画笔,在纸上写下一行文字。


  你能否为我在皇宫的庭院中,种下一丛蔷薇呢?


  “可惜……美丽的鲜花,大概是吾等唯一共通的爱好了。”

  暗夜的阴云下,唯有月光悄悄透过缝隙,注视皇宫所发生的一切。


——————————————————————

  “谢谢你。”天祥院英智亲自为他沏茶,将白瓷茶杯推到朔间零跟前,“没想到在泥土中生长的深渊蔷薇,也是这样美丽。”


  微风柔和的春季,正是难得舒适的日子。花园庭院明亮的日光下,暗夜的吸血鬼躲在伞下,英俊的脸庞却是一脸颓唐。他们身旁正有一丛怒放的蔷薇,绽放着殷红到心颤的美丽。


  “呵呵,它们皆是那朵深渊蔷薇的同伴哦……”朔间零一脸平静地接过茶杯,“否则一般的蔷薇,又怎会生长得如此之快。”


  皇帝只是沉默地喝了一口茶。半晌,他从口袋中掏出那支蔷薇:“是呢。它们也是我生命的象征吧。”

  “不过,这也不错。”他再次收起了那朵绽放的主株,再次和朔间零聊起了当前计划的进度。然而对方一手撑头,格外凝重地望着天祥院英智。他没有接皇帝的话头,而是眯缝着眼睛,抛出了又一个问题。


  “就如同花朵那般,倾尽全力地绽放,而后在花落的那一刻,奔赴死亡?”


  天祥院英智愣了片刻,随即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露出一抹微笑。


  “多么美好的画面,然而……也很讨厌呢。”又一次的,绛红与碧蓝色的两双眼睛直接对上,让空气中突然多出一丝凝重的氛围,“不如做个小小的附加契约,如何?”


  “听起来很危险。”朔间零评论道。


  “不不,”皇帝温和地说着,然而一转眼之间他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只是给我们的契约加上结束的时限……不如,在花丛最后一朵蔷薇凋落的时候?”

  

TBC

评论(4)
热度(21)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