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ES/零英零]Rose in hell (05)

序章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Chapter04

或者点这里查看长微博,里面包括这次更新


之后的海贼活动要肝前排,更新可能不太保证请见谅_(:3」∠)_


Chapter05 流离的回忆


  不算很久之后的如今,当朔间零因为契约的束缚又一次回到人间,也意味着他终于有时间整理先前那段混乱的过往。


  “真的非常感谢您,朔间先生。”旅店的餐厅一角,冰鹰北斗举起葡萄酒杯,与他相碰庆祝,“如果没有您和您的‘不死’公会……我们无法取得这样理想的结果。”


  对方浅浅抿了一口液体,笑着摇了摇头:“从汝等身上,的确能看出满溢的革新与激情……呼呼,这可是吾等满心向往,却又不具备的东西。如今的结果,是汝等应当得到的。”

  “唔,我觉得‘不死’中的很多人,比如大神先生他……也有这份精神啊?不知道朔间先生是否愿意让他今后也去参加‘综合选拔’——”


  吾等……啊,忘了这不是在和天祥院对话。

  朔间零愣了一会儿。片刻,他低低笑出了声:


  “吾辈已是一把老骨头……小狗他们,如今都有所成长,不该由吾辈决定他们的来去。冰鹰家的继承人,今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


  对方神色复杂:“那您这次是……要回去吗?”  


  时至现在,皇帝、旧贵族与新阶层力量的斗争已经宣告落幕。旧贵族派别的成员死的死,伤的伤,势力衰弱大半;而天祥院皇帝在接连的流言中,原先无可撼动的身影渐渐动摇,直至前几日突然退位——战役最终,以新生的力量笑到最后。


  然而朔间零知道,这是皇帝凭借手中权力所搏的最后一次赌注。而扶持以冰鹰家继承人为代表的新势力,直至通过综合选拔进入联合议会,成为夹杂在皇帝、旧贵族和皇帝之间的重要派别,就是皇帝通过契约,让他这个魔界的魔王所去履行的主要任务。


  想起来,自己的立场也真是有趣呢。


  他放下酒杯,若有所思:“其实,吾辈特此找到忙碌的汝等……是想从汝等处,寻找一些帮助。”

 “悉听尊便。”对于给予自己众多援助的前辈,冰鹰北斗马上坐直了身体,表情严肃。

  而朔间零示意他不用紧张:“不多……主要是想委托汝等,让吾辈见一下亲爱的弟弟。”


 “另外,”吸血鬼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停顿了几秒,“向汝打听一些消息,有关于那位刚退位的皇帝……”


——————————————————————————————

  

  “人类,生灵……都是健忘的。这是一件好事。最终,他们只会关注结果。”天祥院英智和他不止一次探讨过这个话题。然而最后一次说出这句话的皇帝,格外长久的印刻在朔间零的记忆中。


  那时他们的计划已临近尾声。崩离近在咫尺,对方的身体因为契约与长期负荷逐步衰弱,神色却一天比一天雀跃。饶是身为魔界领主之一的朔间零,面对这个“最后界限”的皇帝也心有余悸。

  从契约的波动中他能清晰感到那股不稳定精神波动。天祥院那仿佛是临界状态的力量一旦全权释放,自己也会毫无保留地受到损害。

  

  “是的,他们只会关注结果——这个世界,只需要合理的存在,它就是一切。”空荡的寝房窗边,皇帝嘴角淌血,喃喃自语。

  雪白的手套留下斑斑血迹,拿着法杖手还在颤抖。然而不远处的躺倒的那个刺客,早因为精神法术的攻击而再无声息。


  那时赶来的朔间零,不过是惊讶于对方日趋可怕的精神法术。然而时到如今,他审视起了背后的蹊跷。


  那几天的回忆到此为止……再也无法想起。这对于魔族吸血鬼来说不可理喻。那么或许他的记忆,也有部分被这个人的精神法术“沾染”过……

  

  而且很可能,与他们这个无法解除的契约有着不可回避的关联。

TBC

评论
热度(3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