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ES/零英零]Rose in hell (03)

序章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既定的疯狂  

  “纵观我们的历史,找出可以类比这位皇帝陛下的对象着实困难。看看他立下的功劳和那时的年纪吧!难以想象,要是皇帝陛下不被病弱的躯体禁锢,还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奇迹。”

  “然而从另一角度分析,或许也正是因为这具病体的局限,反而滋生出他无限的思想和野望。只要可以,他就能毫不犹豫地将反抗者咬碎、贪食、吸收为自己的东西,这就是‘恶食的皇帝’……”


  史书历来对于这位天祥院皇帝评价纷杂,无外乎他在位期间的事迹前所未有,而这些行为对后世所产生的影响也绵延至今。除此之外,关乎这位皇帝的其他传闻也有很多,其中最为争议的,便是末期的他与恶魔“勾结”——距离那时越久,人们越发察觉到那段历史之下的诡谲和阴暗。

---------------------------------------------

  “……吾辈记得,那个姓天祥院的小鬼。”朔间零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慢走向倚坐在墙边的皇帝。在这个大雨倾盆落下的夜晚,他站在地下室幽暗的房间,再次呼吸着人界久违的空气。召唤阵的烟雾正在渐渐散去,随着最后一丝光芒消失,二人的手臂自动烙下召唤者设定的印纹。朔间零露出一丝微笑,他半蹲在昏迷的天祥院英智前,颇有耐心地观察着对方。


  白金色头发还是这样刺眼,比他最厌恶的阳光还要讨厌百倍。整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啊,相对人类来说,应该是真正成人了吧。以那种成长的速度,恐怕会变得比之前更加可怕……


  吸血鬼摇摇头,转而捋起袖子查看起手腕上的印记——正在这时,地下室紧闭的大门被踢开了,又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朔间零扬起了眉毛。


  “哦……莲巳敬人骑士。真是许久不见啊。”


  “竟然是你——”看见被召唤出的对象,对方愣了片刻,但是对皇帝陛下的担心占据更上风,“陛下他怎么了?!”


  “嘘……”朔间零摇头,慢慢起身,“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身体还是那么弱呢。”


  敬人向前走了几步,手中紧握的剑呼之欲出。

  “朔间殿下,希望你不要妄图趁此伤害他。”


  “呵呵……吾辈身为真祖一脉的吸血鬼,亦有吾等骄傲。”朔间零嗤笑一声,悠闲地倚靠在墙,“话说回来,莲巳骑士……汝不去扶起那位皇帝陛下?”

  

  “什——”

  “难不成要让吾辈来抱起他?可吾辈对于这皇宫……”

  “朔间殿下,你跟着我就行!”莲巳敬人深深吸了口气,在失态前的最后一刻前抑制住了自己。


  朔间零发出一阵恶劣的笑声。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蔷薇,慢慢跟在首席骑士身后离开了地下室。


  不愧是皇帝陛下,竟然获取了“深渊蔷薇”……这是准备实现怎样的野望呢?他注意到蔷薇花瓣的颜色正在急剧变化,显示着发出契约者当前极不稳定的状态。


  赌上自己的性命意图完成某事,真是有趣……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了。


  “莲巳骑士,能否和吾辈讲述一番人间的现状?”皇帝的寝房近在眼前,朔间零久违地开口,收回了先前悠闲的语气。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些犹豫:“说来话长……”


  “那么就先传呼皇宫的医师。”魔王帮着他一道将皇帝安置在床铺,“吾辈可不想在契约刚刚结成的晚上就失去他啊。”

  “什——”

  “皇帝陛下当前,应当是内忧外患罢……”


  这恐怕就是他最接近天使的时刻了。朔间零垂下眼眸,无声注视着天祥院英智安静而苍白的睡颜。这座寝房不见仆从,莲巳敬人刚才匆匆出去寻找医师,将他们二人留在了空荡的房间中。

  然而即使是真正的天使,恐怕也已坠入地狱……朔间零看了一眼手中的深渊蔷薇,似乎已从濒临凋谢的边缘恢复了生机。


  “天祥院英智……汝虽拥有天使一般的容貌,可内在却比身为恶魔的吾辈更加可怕呢。”

  慢慢将茎干弯曲,朔间零欣赏着固定在对方手腕上的蔷薇花环,又一次勾起了嘴角。

TBC

评论(2)
热度(34)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