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12-13)(完)

填上最后一铲土,完结~!

0102

03

04

0506

07

0809

10

11

12

安德瓦在原地愣了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时轰焦冻的出现似乎让他找到了救星:

“焦冻……这是怎么回事?”

 

绿谷出久已经战战兢兢,但整体还是较为得体地完成了问候,而他本该在疗养院修养的妻子则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招呼之后就开始专心致志地削水果。

刚从二楼下来的轰焦冻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坐下说吧,父亲。”

 

安德瓦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坐在了侧面的空沙发上,轰坐在了他母亲的另一侧。房间顿时陷入诡异的气氛,气温堪比正在飘雪的户外。

 

半晌,安德瓦清了清嗓子:“你长大了,焦冻。没有忘记你的母亲……”

“啊,这多亏了出久君呢。”轰的母亲却是笑了笑,接下他的话头,“虽然这段时间他也很忙,但还是特意来接我——”

 

“……”

安德瓦阴沉地视线转而停滞在了绿谷出久身上。对方的模样让他想起了自己在他们高一时,第一次和这个欧陆麦特继承人对话的场景。

 

轰同学不是安德瓦先生你,他是他自己!

 

真是个碍眼的小子……他最近不是一直在做跨国访问吗?照理说,他应该在回日本的飞机上……

 

“焦冻,听说你要结婚了。今天她也会来吧?”他生硬地转移话题。然而与此同时的,一股不详的预感控制不住地开始在他心中来回激荡。

 

轰焦冻的视线对上了安德瓦的,他张了张嘴,然后安德瓦听到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回答:

“父亲,我的结婚对象是绿谷出久。”

“呃……嗯,就是这样,安德瓦先生。”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

 

==================================================

 

绿谷出久自认已经面对过诸多困境,然而这次不同以往,他紧张得几乎要从沙发上跳起来。轰的那句回答果然让对方脸色整个改变了,如果在场的成员不是他的妻儿,他觉得安德瓦应该就要发动个性,把自己当作敌人来处理了。

 

绿谷死死盯着自己的膝盖,直到轰焦冻的父亲先开了口,但是对象仍旧是他的儿子:

“告诉我,焦冻。你们什么时候又搞……又待在一块儿了?”

“你问我前几周是不是和那家伙见过面的时候。”

 

……焦冻回答得也太直接了吧?

绿谷不安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爱人,他面色平静,直直对上他父亲几乎冒火的双眸。而轰的母亲似乎察觉到了绿谷隐隐的焦虑,安抚地拍拍他。

 

“那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只是想要争取一下回转的余地。”

那一边轰和安德瓦的对话还在继续,但显然能感受到持续增长的焦灼。在轰家父子一言一句的对话中,这个包括了轰焦冻,轰焦冻母亲,绿谷出久等人的计划再次地全盘呈现——几小时前飞回日本的绿谷出久是一位具有伪装个性的朋友所代替的,而本人早在之前的访问结束后,就与轰的母亲汇合,一起来到了这里的新住所。

安德瓦已经站了起来,几乎难掩自己的怒气。轰的母亲坐立难安。

 

“很抱歉,父亲。”

讲完所有的事后,轰焦冻沉默了片刻,然后起身,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中深深向父亲鞠了一躬。几秒钟后,他的身边多出了另一人。

 

“很抱歉,安德瓦先生。”来到轰身边的绿谷出久维持着弯腰姿势,同样郑重其事,“我想和他……轰焦冻在一起。”

 

“不是作为英雄……是作为绿谷出久,和轰焦冻。”

 

 

13

“结束了。”

合上大门的一刹那,绿谷出久深深地呼吸着,长期绷紧的神经一旦松懈,引来的便是潮水一般的疲劳。轰焦冻先于他出来,此刻转过身来,略显忧虑地看向他。

 

“还好吗?”

“没事。”绿谷笑着点点头,理了理有些汗湿的头发,“走吧,否则就要赶不上平安夜的晚餐了。”

 

他们并肩走出花园,来到了飘雪的街道,就这样默默走了十多分钟,直到轰现在一处街角停了下来。

 

“出久。”他轻轻呼唤对方的名字,看到对方好奇的眼眸,不禁淡淡一笑,“不是真的去买东西……今天商店都关门了。”

 

绿谷回给他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焦冻……我们出来是?”他看向雪中的轰焦冻。看到平安夜色中那个近在咫尺,站立在他身边的人。

 

逐渐纷飞的白色时不时略过脸庞,轰长长地呵出一口冷气,就这样伸出右手,握住了绿谷粗糙、满是伤痕的手掌。他感到对方一时有些不适地活动着,于是他更紧地牵住绿谷出久的手。

 

“别……就这样,牵一会儿。”

变换着姿势,最后变成五指交错着紧扣,十指相交,手心贴手心。

 

“焦冻,你的手好暖和。”

“我没用个性……”

“我知道啊。”绿谷对他露出微笑,“其实……哎,说出来你别笑。”

“我高中的时候就想……呃,能不能这样牵住你的手。”

 

他对上轰那双澄澈的眼睛,不知怎的,被寒风吹拂的脸颊又在说话的途中烫得烧灼。

“如果牵焦冻的左手,是不是会很冰,牵右手,是不是会很热……”

 

轰低着头静静听着,直到绿谷不再说话。当他们的眼神再一次对上,绿谷出久的眼睛深处有些闪烁。

“以后……我们就能在外面这样牵手了。”

“嗯,夏天牵我的左手,冬天牵我的右手。”

“开玩笑的!不用这么讲究……”

 

几粒雪花飘落在他们的手背,很快就化为液态的水珠。“咔擦”一声,手机相册中多出一张牵手照片。

 

“出久,你觉得什么时候发布比较好?”

“今天?明天?……啊,为什么选后天呢?”

“……纪念。”

 

在提出分手的后天离开。在得到了承认的后天,公开。

 

当然,首先还是要说一声,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END

这是自己第一篇比较长的出轰,虽然完结,但同样也有不少完善的地方,比如删掉了很多本来想写的情节_(:зゝ∠)_希望能在下一篇文里不断改善,也谢谢一直以来关注的旁友们,我们下一个坑见~!

评论(5)
热度(61)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