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11)

0102

03

04

0506

07

0809

10


11

“去了那么多城市,开始怀念日本了。”电话那头,绿谷出久的声音有些疲惫,密集的行程,让他几乎是争分夺秒才能和轰说一会儿话。

“我也是。”视频那边,轰叹了口气,“富士山,温泉……父亲选的这个地方不错,但果然,还是想念故乡了。”

听到“父亲选的地方”,绿谷精神一振:“这么快?那之前和安德瓦先生的谈话……”

轰嗯了一声:“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说了。”这一边的绿谷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特别……积极。”

几乎同时的,两个人都笑出了声。

“虽然很对不起安德瓦先生……”绿谷很快就恢复成一本正经的模样,“但是目前……恩,还是这样比较好。”

“放心。”轰安慰他,“我们做好自己这边的事。这次的城市怎么样?”

“很不错!已经把它记到名单里去了。”

对方挑了挑眉毛:“什么名单?”

“我们结婚之后的旅行城市啊!”绿谷露出一个明朗的微笑,看到屏幕上有些尴尬,却又抑制不住欣喜之情的轰焦冻,心情突然格外轻松,“这几个月的访问,我每到一个城市都忍不住会想,要是焦冻也在,我们会去哪里,会怎么做……”


真是奇怪,明明之后还有那么多困难的事,他却不再像从前那样了。也不再夜以继日地做着轰消失的噩梦了。

他是绿谷出久,他是轰焦冻,他们都有能做的事,也有无法完成的事。


而他们相互之间有爱。


那就放心、大胆地去行动吧。


简单再交流几句后,他们结束了通话。随着绿谷出久的访问一路西行,轰与他之间的时区逐渐接近,也不用担心是否会再打扰对方了。临近年末,位于南半球的开普敦天气格外明朗。窗外的蓝色在蔚蓝色中微微沉浮的白云,都让人心情不自觉地明媚。

绿谷理完行李,站在窗前疲倦地叹了口气。不久后,再一次的长途旅行即将开始——这次的目的城市,位于南美洲。


飞机在空中平稳前行,几万英尺的下方绿色若隐若现。眼下是一片从未见过的景色,有全新的未来在等他。

==================================================================

与休斯敦不同,更高纬度的费城,冬天也来得更早。今年的十一月末,这里就开始下起纷纷白雪。不过好在赶在圣诞节前,轰的新住所终于全部装修完了。


平安夜的前一天,在安德瓦再次踏上这座城市不久,大雪再次光临。不过因为是圣诞假期的前夕,反而给这里增添了浓厚的节日氛围。轰自从来到美国除了要事,与父亲鲜少主动联系,这次他难得邀请父亲来这里过圣诞节,坐在车中,心情不错的安德瓦也和司机聊起天。

“哦,你也听说过英雄‘焦冻’?”聊着聊着,他们自然提到了本地的活跃英雄,司机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来了兴致,“伙计,我们也是早就听说过他的盛名啦!你知道吗?他要结婚了!”


“是吗?”果然,这次圣诞节要和焦冻的对象见面了,“有没有提到是怎样的对象?”

司机吹了个口哨:“哦哦,这可没有!虽然我们费城的媒体发达,可这段时间来还是没有挖到对方的信息!‘焦冻’只是说会在新年的专访中公布……”


不愧是我的儿子……安德瓦留神听着对方,一边赞许地点了点头。

意识到之前那个叫DEKU的小子到了休斯敦后肯定会来找他,于是理智地准备回避,并征询自己将工作调动到这里,也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另一半……

安德瓦找到了先前三儿子发来的几张照片,都有轰在装修房子时经常能看到的一个年轻女子——想必应该就是她了吧?


他满意地点点头,又想到昨天绿谷出久登机返回的照片,不禁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这次焦冻是彻底放下了……欧陆麦特的小子啊。


赶在大雪覆盖整个路面之前,安德瓦来到了轰所在的街区。轰的新住所少有地装饰一新,红绿色的缎带,金色的铃铛,和其他人家一样充满了节日气息。安德瓦摁响门铃,几秒钟后,二女儿轰东美一脸喜色地打开房门,接过父亲的行李,带他走进房子。安德瓦打量着房屋装潢,不住点头。

然而在走进客厅后,他完全惊呆了。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的一个是他的妻子,另外一位却是一个男人。一个他格外,不如说是分外熟悉的年轻男人。

绿谷出久。

TBC

评论(9)
热度(29)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