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08-09)

抱歉最近有点儿忙,更新会稍微慢一些……

0102

03

04

0506

07


08

“也许我们是时候分开一段时间了。”他看着绿谷说道。

绿谷出久看向轰焦冻,眼神仍旧是混沌的,阴郁的,茫然的。

 

他已经几天没有出门了。恩师的死亡,任务的挫折,媒体的含沙射影,让他憔悴得不像一个青年。周围的人也格外忙碌,轰也只有今天才在天黑前回到他们的住处——而来之前,他刚刚和自己的父亲大吵一架。

也只有如今共同居住的房子,才能略微显示他们之间的关系。

 

“轰君……你说什么?”

“……”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知道这个时机不好,他刚刚和绿谷出久接吻。然而大大小小的剧变折磨着他和绿谷,然后这个吻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感情,僵硬,程序化。

 

“父亲希望我去美国处理事务。”他努力维持着语气的平静,“也许我们现在分开……对大家都是一种解脱。”

“这样,我们都不用承受压力了。” 

 

他不再说话了,只是等着绿谷出久的回答。他看着对方不可置信的神情,手几乎要被自己捏碎。

 

“等一下。”绿谷喃喃地说,“压力……你是说分手吗?轰君,你打算离开?”

“……恩,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里停止了。”轰说,他的手在抖。

 

绿谷的眼神愈加茫然,他站了起来。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轰君?”他说,“让你生气了?我们可以……”

 

“不,不是。”轰说,“……你没有做错。”

他停顿了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说谎了。是的,他不喜欢绿谷现在这样,但是这样的话一出口,意味着他们之间又是新一轮的拉锯战。

于是他深深吸了口气,挤出了一句话:“我们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不喜欢你了。”

 

对方的表情凝固了。

 

“等等。”几秒后,绿谷抓住了他的手,“我在做梦吗?轰君……这不是真的,对吧?”

 

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说我希望听到的回答不是这个,然而——对,是他先提出了这个话头,说出了这些话,按照父亲的要求。

 

由你来提,如果他同意——正好,我们随时出发去国外。

为什么不说不同意呢,绿谷?为什么是这样的回答呢?

 

他们僵硬地维持了几分钟。然后轰强迫自己转过身不去看绿谷近在咫尺的眼神。几秒钟之后,绿谷沙哑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

 

“好吧……对不起,轰君。”

 

轰捂紧了嘴。

 

他依旧面无表情,然而就在他迈步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了。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他只是本能茫然地走着去收拾东西,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全身,发出胜利的笑声。

是的,这个念头一直在他的脑子里盘旋,这段时间他与之抗争,但败下阵来。那个念头告诉轰焦冻,如果绿谷的身边不是轰焦冻就好了,对方能安心地当第一英雄的伴侣,能更快地从这些压力中走出来,他们之后能组建完整的家庭,对方可以一直安慰他,关心他,支持他。这些都是简单的事情,很多人,甚至街上挑一个普通人都做得到,只是轰做不到。

他毕竟是轰焦冻。然而,还是不甘心。

 

“你不是第一的英雄吗?为什么不去拯救我们这段感情?”

临走前从喉咙口挤出的话,不过是一种发泄。明明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为什么还企盼对方做出相反的反映?

 

绿谷……或许他也是这么想吧。这不是正好吗?

 

轰拎着东西关上房门走了几步,然后伸出手,摸到了应该是公寓楼的墙。他跌跌撞撞地顺着往外走了几十步,把自己关进车里,然后突然间,他趴在汽车的方向盘上哭了起来,毫无预兆。

轰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十几年不曾这样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控制不住自己,看上去既可笑又可悲。

 

绿谷的“对不起”还在剐着他的心。他应该陪在绿谷身边,他多么想呆在他身边,但他却选择了逃跑和离开。

 

不是其他人的问题,这是他的选择,这是他的错,所以他活该这几年来的梦魇。他太天真,直到真正与绿谷出久分开,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想念绿谷出久那头乱糟糟的头发,想念一切,日复一日,每一秒钟。更不用说失眠的那天夜里,突然接到了对方的电话。

 

总想着自己不能,却忘记了自己本身还能去做的事。

 

…………

 

轰猛然睁开了双眼。几秒钟后,身上的印记和酸痛,身边沉沉入睡的人,都告诉了他如今的情况。

这一觉漫长,但结局终究是安稳的。

 

轰微微扬起嘴角,往绿谷出久的方向又倚靠了一些,阖上双眼。

 

他很高兴自己的一时冲动——没错,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这一次,不会再像从前。

 

09

此刻当绿谷出久醒来时,或许是近一段时间来最愉悦的一个早晨。睁开眼,旁边躺着正是他思念的那个人。他轻轻给对方盖上被子,准备下床,却不料轰也随之睁开了双眼。

“出久……”似乎是因为昨晚的性事,轰的嗓音还带着沙哑。

绿谷不小心红了脸:“啊……早上好,焦冻。再睡一会儿吗?”

 

轰摇摇头,有些费力地坐起身:“我去洗澡。”

绿谷嗯了一声后,眼睛瞥到对方身上深深浅浅的印痕,顿时想到昨晚似乎忘记了什么——他的东西还留在轰的体内,没有清理。

“我……我抱你去吧!”

 

“……嗯。”

轰的眼睛一闪,最后红着脸点了点头。

 

虽然是绿谷自告奋勇的提议,然而实施的时候尴尬的反而是他;轰倒是坦然露着身体,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白皙的脖颈近在眼前,让绿谷出久头顶冒烟,差点手抖——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出久,你是硬了吗?”

“啊啊啊啊啊?不、不……!”还好轰在问出这句话之前,绿谷已经把他扶进了浴缸,否则绿谷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失手把他摔在地上。

 

反倒是轰一脸平静,仿佛只是在询问绿谷出久今天的早餐吃什么:“我今天晚上有事,不过后天——”

 

“焦冻,我知道了……”绿谷捂着脸,落荒而逃,“你先洗吧……呃,之后还有其他事我们得先计划……”

 

是的,要想真正地重新在一起,他们还需要做许多准备工作。浴室哗啦哗啦的水声中,绿谷穿好衣服,整理房间,大脑飞速思考着。

 

他的母亲这边不用太多担心,但是轰这边是一个棘手的困难。他知道安德瓦的态度,以及他采取的行动——当初轰的离开,一定有这位NO.2英雄的影响。相比起媒体大众,轰的家人的态度,应当是最需解决的。

 

“焦冻最近和安德瓦先生……还经常联系吗?”这时轰已经洗完了澡,绿谷自然地拿过毛巾,帮他擦干头发。

轰应了一声:“比从前少——最开始来这里,他几乎每周都要从日本飞过来。其余时间,就是在密切监视你。”

 

绿谷一阵冷汗——看来安德瓦为了隔离他和轰,真是竭尽全力。

“那安德瓦先生他最近……会不会来这儿呢?”

 

轰耸了耸肩:“不久之后会来一趟。”

 

“我觉得,这次还不是见安德瓦先生的时候。”

“是的。”

 

房间静默了几分钟。轰的头发擦得差不多了,绿谷便去盥洗室洗漱。回来后,便看见轰在床边坐着,低头思考着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事情……”看见绿谷回到卧室,他便抬头,认真地看着绿发青年,“关于如何发布我们在一起的消息——我不想再分开了,出久。”

和他想的一样……

 

坐在对方身边,绿谷突然感到自己的整颗心都飘了起来,让他不由自主地绽开微笑。

“……我也是。”能做出这次的决定,真是太好了。

 

“我想和你住在一起,不是像前几天那样只是接你、送你、吃饭……”轰的语句顿了顿,然后继续念叨着,“每天能见到你,一起搭档进行任务,有空一道出去旅游,晚上做——”

最后几个字眼让绿谷尴尬地咳了咳。不过很快,他转而轻轻握住轰的左手:

 

“恩——所以,一起……再开始吧?”

 

轰焦冻回头对上绿谷出久期待的眼眸。

 

一秒后,一个无声的吻回答了一切。

 

Tbc

评论(2)
热度(3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