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04)

0102

03

04

不久他们到达了宾馆,当轰出去登记时,他让绿谷在车里等着。

“我不想让任何人问问题。”

“好。”

所以绿谷等待了十多分钟,然后在轰回来时拿到了房卡:“一共是多少?等我换——”

“不需要。”轰摇了摇头,然而绿谷的态度也很坚决。

“我想这么做。轰君,这是另外一回事。”

 

轰摇着头,但最终他还是报出了房间一晚的价格。他驾车向前开去,停在了宾馆的一处入口:“这边上去的二楼,右拐第三间。”

绿谷点点头,他侧身正准备开门出去,却停住了探出一半的身子——

“轰君?”

轰焦冻一愣,随即受惊似的放开右手:“没什么……我以为没给你房卡。”

 

绿谷对这个拙劣的谎言扬起了眉毛,但很快又露出面对公众时的灿烂笑容:“那我上去了,轰君。希望能尽快把时差倒回来呢。”

“恩。”轰看似随意地望着道边的景色,“到时候联系。”

“再见。”

绿谷拎着行李箱离开了,进入大门前又冲车子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

 

刷卡进门后,绿谷不禁停住了脚步。光是粗略打量,他就感慨起这个房间无愧于它一晚的价钱。将行李箱放在一角,绿谷走到窗前欣赏了一番怡人景色,当他想拉上窗帘时,猛然发觉轰的车子仍旧停在原处,似乎有一段视线仍然注视着这边。

 

绿谷出久心里的一处突然抽痛起来。

然而表面上,他微微笑了笑,然后拉上了房间窗帘,这样轰就知道他已经安置好了。

 

 

轰一直对他很好,好到甚至当时的分手,也是他所提出的。

现在想来,他一定理解了那时绿谷出久的心理,不想让他再背负压力——尽管那时,他心里的痛苦并不比自己少。连一向看轰不太顺眼的爆豪,在那件事上也变相为他说了话。

 

“其他人都说过多少遍了,在做英雄之前你首先是人!”从小一道长大的幼驯染看着他,比以往更加的不可置信和愤怒,“要不然,你还是做着梦去死吧!”

 

而绿谷只是苦涩地微笑。

在与轰的事情上,他的确是废物。

 

 

“你不是第一的英雄吗?为什么不去拯救我们这段感情?”

 

那个分手的晚上的记忆最后被绿谷给抛弃了。他只记得他们之间隔着的那道房门。轰焦冻的声音那时透过门板远远传来,而绿谷出久站在门的另一侧沉默不语。

当时他一直都没敢去回想这件事,所以之后,每当绿谷努力去捕捉更多的细节时,早已一无所获。他甚至没法想起他是抱着怎样的状态去睡觉的,直到几个月后他突然间明白过来,其实那一晚,他并没有睡觉。

而轰焦冻在第三天就登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绿谷草草地洗漱一番,躺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厚实的窗帘阻隔了美国南部灿烂的日光,房间昏暗宁静。他闭上双眼,黑暗中却有无数纷杂的碎片朝他接连扑来,每一块碎片都能连带出大片的回忆,似乎在告诉绿谷出久他在所有的平行世界里的结局,狼狈不堪孤苦伶仃,选择错误世界沦落,拼命工作的所谓第一,平平淡淡度过一生……

某一处,一头半红半百的头发分外显眼。

 

相比起他,轰在这里成为英雄的同时,应该也像安德瓦先生希望的那样,有了新的同伴,恋人,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吧?

 

不。

另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比能够想象的还要爱他,尽管你亲手把他推开了。

 

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我们都不该承受那些压力。轰君的想法是正确的——分手,这样一了百了、一劳永逸。

 

但是你难受吗?

 

恩……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被褥下,绿谷的身体缩了起来。

 

所以你会去找他。

 

但是轰君……他心里究竟想着什么呢?

 

……

 

带着没有回答的疑问,绿谷陷入了深度睡眠。

 

当他终于自然苏醒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拿过手机连上网查看时间,发觉只是第二天的午后时,心里略微松了口气。绿谷舒展了一下身体,打开聊天软件想给轰发一条消息,包括自己已经醒来,询问轰在做什么,回去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但是写到一半后,他瞪视着输入栏的那串日文不再动作了。最后,他皱起了眉头,将它们删除得干干净净。

 

轰君,我醒了。理好东西后我去附近逛逛,有空联系。

最后他给轰焦冻所发的,变成了这样一条带着简单内容的短讯。


tbc

评论(5)
热度(3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