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03)

好累,估计还有一段剧情狗血一下然后再更新到肉_(:3」∠)_

微博那边的图片版和之后的更新一道弄

0102

03

飞机降落至地,绿谷取回他的行李后,有些茫然地环顾机场大厅。

作为名人,在日本登机前他还略微做了些乔装——头发向后竖起,戴上墨镜,鬼使神差的,衣服换成多年前那身不良少年的装扮。不过当他来到休斯顿,行走在机场客运站时,看着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种,另一种古怪的情绪席卷了内心。

 

绿谷花了很长时间,才不情愿地告诉自己那是害怕。害怕即将见面的轰,还有见到轰后的自己。

在飞机上他做了个噩梦,梦中他跑向不远处的轰焦冻,然而就在接触他的瞬间,对方神情惊恐,一边的身体冒出熊熊烈火,整个人在绿谷跟前烧成了灰烬。绿谷想抓住他,可连阻止的力量都不曾拥有,就仿佛欧陆麦特逝去之后的那些日子,他被困在漆黑的牢笼之中,被满是恐惧和无力和绝望的内心紧紧束缚。

 

 ……不,不,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他是不一样的,他不是早已走向了新的阶段吗?

绿谷回过神来,像当年进行入学考试前那样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从包中掏出伞,走出客运站。

 

轰在信息中提到今天可能有雨,果不其然,灰霾的天空下,密集的雨丝敲打着各色车顶——他辨认了一番方位,来到轰提到过的位置,却仍旧被眼前一排排的车晃晕了眼。

……这可没办法找到轰君啊。

 

当一辆黑色小汽车在他面前停下来时,他正想去找他的手机,乘客座位一边的窗户却摇了下来。

“这里,绿谷。”熟悉的声音传来,绿谷出久激动地一抬头,见到的却是一张有些陌生的亚裔面孔——不对,正是轰焦冻。

 

“轰、轰君?”不知是凑巧还是其他,他戴着也是那次“牛郎”装扮的夸张假发,正好遮住了他极具特征的另一半异色发瞳。

“先放行李。”

“哦,哦……”

绿谷松了口气,打开后盖放置好了他的行李箱,然后进了乘客座位。当窗户摇上去时他忽视自己砰砰直跳的内心,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仔细看着轰。

 

“……上午好,轰君。”

“上午好。”

轰并没有转过头来看他,随之代替的仅仅是发动汽车,融入了交通车流之中。绿谷立刻明白了这背后的原因,他扣好自己座位上的安全带,开始了这趟乘坐之行。

轰不准备看他,而那并不意味着他不能看轰焦冻。

 

除去新闻媒体,从绿谷最后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他也是两年前了——所以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自己几乎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轰的外表变化不大,这使他莫名安心,他的头发似乎还是原来那样,不过绿谷不能肯定对方是否剪过头发,毕竟这是许久以来第一次见到真人。他的下颔紧闭,绿谷知道那是轰让他自己不要说话,然后他的眼睛视线向下移到被黑色长袖包裹的手臂,再到轰紧握着方向盘的手上,发觉他的关节因为紧张而发白。

没有什么要说的,因为那很明显,轰对他的情绪仍然复杂。而绿谷发觉,当前的自己甚至不能多说什么。

 

“好久不见,轰君,”他尝试打破车中沉默,以好久不见的朋友的身份“我要到这边比较近的那家酒——”

“我给你定了房间。”轰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

“啊?”

对方只是更紧地攥住了方向盘:“我们现在去那边。待会儿给你钥匙……”

“好……真是麻烦你了。”绿谷想到了什么,默默点了点头。

“必须在媒体百姓之前——保持正常状态。”轰迸出一句话,眼睛继续死死瞪着前方的信号灯。

 

“我记得轰君的三哥在这儿。”

“这个周末前。”绿谷在一边默默算了算时间——算上时差,这里现在应当是周五。

“唔……”他应了一声,眼睛还是没有离开过轰的脸庞,“那等轰君忙完,过几天能出来聚一聚吗?”

“……”轰做了个深呼吸后,才慢慢开口,“恩,目前还有些事。”

“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事就告诉我吧?我们毕竟——呃,朋友嘛。”

轰的眼睛微微闪动了一下,绿谷似乎能看到轰的某些情绪更加纠葛了。直到几分钟后,对方第一次回头,对上他的眼睛:“……谢谢。”

绿谷能做的,就是立刻回应给轰一个一如以往的微笑:“不客气。”

“……到时联系吧。”

轰猛地又回过头,让自己能够再一次看着马路,而绿谷终于转过头去看向窗户外边。车里又恢复了安静,只留下cd中的轻音乐慢慢回荡。

 

就如同一些事可能很小,但至少一些略微的改变,意味着已经取得的一些进步。他的心情不再像起飞前那样紧张,也不是刚落地时的害怕,现在坐在车中的绿谷出久,心中只是坚定。


TBC


评论(4)
热度(24)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