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The day after tomorrow(01-02)


*这是一个绿谷出久成为最棒英雄之后的故事。

*主要角色死亡设定有。

*和原著相关的剧情到88话为止,之后都是作者脑洞。

 

01

做出决定的时间或许很久,然而付诸行动却可能是任何时间。

所以在一个有些无所事事的周三下午,绿谷出久捏着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你好。”

漫长的等待后,电话另一端隐隐约约,带着些困乏音调的英语让绿谷在紧张之余不禁露出了微笑。他捏紧手机,坐直身体,深深吸了一口气。

 

“轰君,是我。”

 

他没有报上名字,但显然对方认出了自己的声音。良久,艰涩的、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耳中:

“绿谷……”

“是。”

 

对方却没有接下话语。绿谷在这阵尴尬的静默中稳定了一下情绪,重新开口:“那个……轰君。”

“我大概过几天会来休假——对,是你那边。我们……有空见见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世界格外安静,他的整个耳膜充斥了紧张带来的心跳声,但是绿谷出久强迫自己把这些话说完——不做这些,他将后悔终身。

而那一端是仍然是一段时间的沉默,久得如同等待审判时最后的判决。

 

再而后,是一声叹息。

绿谷心里一紧,而后慢慢放松——这意味着,还有余地。

 

“但是你说过……”

“我、我知道我说过什么,”他紧接着轰焦冻的话,将被汗水浸湿的手机捏得更紧了,“我……抱歉,是我不对。”

他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电话那里更久的沉默让他停住了——轰没有直接回绝,然而这些年,那么多事都在改变,轰君的想法如果变了,不是也是正常的事吗?

 

他……还有机会吗?

 

电话那头传来另一声叹息,模糊的回答敲击在绿谷出久的心底:“不是……绿谷,我……不明白,我得想想。”

“轰君?”绿谷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名为绝望的情感不自觉地蔓延到他的声音中,“唔,去外面的餐厅吃一顿饭,聊一聊……或者,见一面也行。我……我很想你。”

 

他的声音渐渐变轻,而电话那里是一阵长长的停顿,似乎有颤抖的呼吸通过电话回响着——然后,绿谷得到了他期待的回答。

“好。”

 

电话那头的轰焦冻又补充道:“把你的航班信息告诉我。我去机场接你。”

 

绿谷几乎要跳了起来。

“好!……啊啊,那个……那就这样,晚安?抱歉,吵醒你了。”

“没关系。”轰的声音里,最开始的困倦似乎已经消失殆尽,“希望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感到后悔。”

“……不会的!我保证!”

“……希望你能一直和我这样说。”

“我……”

“到时候把航班号发信息给我吧。”

绿谷想继续回答,然而就在他能说出其他话之前,轰简短说了一句晚安,挂断了电话。

 

绿谷依旧拿着手机坐在原处。电话打完了,他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和结果,然而,依旧有一种痛楚掠过他的全身,扭曲在内心深处,狠狠嘲笑着他。

 

希望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感到后悔。

轰的这句话回荡在耳畔,带着一丝隐隐的伤痛。

 

02

绿谷出久,从默默无名到继承已逝All Might的遗志,击败敌联合首领,成为当今最棒的英雄之一。

轰焦冻,当年的优秀推荐入学生,之后对抗敌联合时的中坚力量,几年前来到大洋对岸,凭借强大的实力,迅速成为那里的顶尖英雄。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曾经谈过一段,大约两年前分开了。

 

从起因到如今境况,当中集聚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

 

预订后天的机票时,绿谷不由得叹了口气。而当他意识到尽快地赶到轰那里将会花掉自己多少钱时,他又笑出了声——

见到轰,在他身边,比花掉任何东西都重要。当时沉浸在伤痛中的绿谷出久没有意识到,但是现在他明白了。

 

航班确定,他拿起手机,点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号码界面,留下了尽可能详细的消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莫名使绿谷愈加紧张了。

 

 

那天晚上引子经过儿子的卧室,一眼便看到绿谷在拉出所有东西之前打包到了一半的行李箱,地上七零八落,青年托腮坐在地板上冥思苦想。绿谷引子笑出了声——英雄DEKU也好,No.1也好,在她眼里,绿谷出久就是她为之骄傲和心疼的儿子。

 

“出久是要出差吗?”她慢慢走到儿子身边,把散落的衣服整齐折叠好,一边轻柔地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啊,恩……”望着母亲佝偻的背影,绿谷顿了顿,思考着之后的回答,“妈妈,这些不用带。”

“以防万一吧?”

“不,这次是去美国……”看见母亲迅速转过来望向他,绿谷像几小时之前打电话时那样,坐直身体,深深吸了一口气,“妈妈,我决定去……找他。”

 

迎接他的同样是一阵静默。引子停止了手上的活儿看着他,他看着母亲微微闪动的眼,里面盛满了复杂的情绪——好吧,他同样不是很确信母亲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与回答。但确实,他需要让妈妈知道这件事,并花一段时间去思考它们。

 

之前他和轰的事,她在几天的吃惊错愕后默认了这个事实,而分开的最初日子,也是她不断地试图联系两人——但当时无论是绿谷出久还是轰焦冻,都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渠道。

永远默默关怀着他,为他担惊受怕,那就是他的母亲。

绿谷出久永远是她的儿子,但也已经不是孩子。

 

“妈妈……这次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他努力露出一个没事的微笑看着母亲,看着对方的眼睛被泪水填满。引子扯出手绢,擦起了汹涌流出的泪水。

 

“呜,出久……”

她断断续续地哭了一会儿,终于长长地抽了抽鼻子,停住抽泣:“加油。妈妈相信你。”

 

母亲的眼眶肿胀,嘴角却是宽慰地扬起。

 

几小时后,绿谷出久近期最后一次躺在他的床铺,手机嗡嗡震动起来,轰发来了消息。信息包括了那天他的车牌号、车型与大概停的位置,当地的天气。

他反复将这条信息读了好几遍,才将手机放回床头,带着微笑阖上双眼。

 

Tbc

评论(6)
热度(47)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