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弱ペダ/手黑手]终其某日


之前的点文,依旧很短很放飞……半原著向。

剩下两篇在之后两周的周末陆续更完>< 


终其某日我们要失去。因为人类生存在这个世界。那么,就总有不称意的时候,总有失去的时候。

 

很多时候,黑田雪成不经意地会想到他现在的这位室友。通常是他笑着告别出门时,眼前浮现了更年轻的,穿着一身黄白相间骑行服的手嶋纯太。

毕竟这也是更早之前他对他的全部印象。全国联赛是工作以前,大学之前他们唯一交集的舞台,回顾起来不过是那么几年。

然而很多事物就此改变,那些本以为会永久抓住的东西,失去了,而许多交集,也注定改变。

 

黑田雪成本以为不会遇到熟人的大学中,碰到了这位曾经的对手。虽然之前并无交流,但是两人很快就搭上了话,一道租房,然后一直延续,直到现在。

真是奇怪的一段缘分。

 

苇木场拓斗说:小纯啊,不是只有卡拉OK唱得好,他很厉害的。

黑田雪成笑了笑:你们这么久没见,有些事情早就不一样了。

 

因而大学期间苇木场第一次来看黑田时,吓了一跳。

“小雪和小纯住在一块儿?!”

“怎么?”他没好气地说道,“哪里不对?”

“好像是有哪里不对……”对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一脸天然地还如同一年多前的高三生。

而手嶋在旁边,露出了一抹不明所以的笑。

 

嘛,因为是精英和凡人啊。

之后的某一日,也不知道什么缘由,手嶋说了这句话。

毕竟是两个阶级,或者说是两个世界的。

黑田皱起了眉头。

 

再之后的之后,手嶋在二年级末退出了自行车社团。一天后他和黑田比了一场,双方拼尽全力,黑田率先冲线。

“嘛,因为是精英和凡人啊。”慢慢骑回住所的路上,手嶋微笑着说道,“已经不是青春的高中时代啦。”

这次,黑田说出了反驳的话:“不是这样。”

 

不是仅仅用精英和凡人来概括的事。

“……”手嶋长久地沉默着。直到黑田几乎以为他要落在后头时,他平静地开了口:

“恩,不止这样。”

“你……工作加油。”

“哈哈。我会来看你比赛的!”

 

那几年间,了解了精英的凡人,了解了凡人的精英,而后在各自的路上继续向前。也似乎因为这个缘故,两人之间存在着什么,微妙地平衡着两个人的两个世界。

 

日子过得久,许多事也就渐渐淡了颜色。从单车飞驰,微风肆意吹起头发的年纪,到了早出晚归,应酬交际的时候。年少时远远的一瞥和道听途说,如今时不时去车队探望黑田雪成的手嶋纯太和在公司楼下等着手嶋纯太的黑田雪成。

 

有些东西,如果注定会失去,不过是因为那年那时。

 

End


评论(2)
热度(9)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