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名侦探柯南/RBS秀透苏] 街头

所谓的RBS就是那三瓶酒,赤井安室以及我们尚未知道真名的苏格兰→_→脑洞大开写的一篇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妈妈,有大哥哥在弹琴呢!”


 


路过的蓝裙女孩扯着妈妈的衣角,好奇地向对面的街道张望——无所事事的人们聚集在一处路灯旁,看来演奏者似乎已经待上了一段时间。低沉的弦音安稳地向四周扩散,带着别样的听觉享受。错综的人头中隐约可见一名青年,简单的厚外套与针织衫,服帖的黑色短发并不随着手指的拨弄而晃动,他安静地闭着眼,仿佛也沉浸在了自己创造的音乐世界中。






街角这边的咖啡店,一双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他。年轻的公安警察安室透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咖啡,接而记录下苏格兰的相关信息——这位刚刚卧底进入黑衣组织的年轻人,正以他超乎常人的观察和推理分析着一切信息。






几辆消防车突然鸣着高亢的喇叭飞驰而过。十多秒车辆开过后再度看到苏格兰,安室透瞥见他的眼睛睁开了。普普通通的眼睛,然而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动。




安室握住杯柄的手指一滞,随即他调整了姿势,确保自身一边被咖啡馆的墙壁完美遮掩,一边还能清楚观测到对方的动作。因为玻璃隔音的关系,他只能确认苏格兰的这首歌曲还在继续演奏,但是从消防车经过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闭上眼睛了。




陆陆续续地有人驻足停留,等到五分钟过后,围观的人们几乎要把苏格兰遮住了。安室有些烦躁地环顾四周,思忖起下一个合适的观察地点。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名为“直觉”的东西让他不再动作,安室警惕地眯起双眼,缓缓将视线移到对面——虽然又有很多人加入了围观的队伍,但是他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高大的背影上。




一头少见的长发,带着一顶深色的针织帽,让安室想起了在组织时见过的一人。与其他群众不同,这家伙背着乐器,而且,尽管,安室只看到了他的背影,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是在勘察四周。




熟悉的气息……




就在这时,对方侧过了身。一见到那张消瘦的脸庞和冷冽的绿色眼睛,安室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Rye,诸星大。




他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条件反射般地紧绷起来,急切而紧张地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他是想做什么?


还有……自己明明和他没有多少接触,为什么会这样警惕他?


不过在这里,他应该不会做什么事吧。




安室默默地看着他和前面的观众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来到了苏格兰身边。Rye取下自己的琴盒,拿出了一把吉他。然后他走向苏格兰说了几句话,安室透的同僚挑眉,很快便点了点头,开始改变节奏。与此同时,Rye也慢慢拨动着琴弦。两个人似乎在……合奏。


安室皱紧眉头。这下被吸引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他这边已经完全看不见两人了。该死。


他迅速叫来服务员结账,然后匆匆走出了店面,在更远处的巷口停下脚步。他仔细听着两人合奏的音乐,应该只是普通的一首歌,不过配合得还算不错,时不时听到几阵零星的掌声——然而,他们究竟是在做什么?




 




能这样配合演奏,平时肯定接触不少……安室靠在墙壁上,陷入了思考。他也是刚才看到Rye之后,才知道他竟然会乐器。明明苏格兰进入组织的时间并不久,还是那个男人身上,还有什么其他情报……?




他感觉自己突然陷入了一个混乱的漩涡,但是突然的欢呼和掌声让安室立即望向了那边。



“真棒!”“太厉害了!”



人群中心的二人已经演奏完毕,正向周围的群众致以感谢。苏格兰似乎还要继续弹奏下去的意思,Rye却是着手收拾起了琴盒,然后——在众人的掌声中,朝安室透所在的方向一步步走来了。




安室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又一次条件反射般地紧绷起来。他死死地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诸星大,试图解读出他每一次迈步所要表达的信息。



500米,300米,100米……



当两人仅仅隔着一条马路的直线距离时,一辆小轿车疾驶而过,隔绝了两人同时望向对方的眼睛。

但安室可以肯定的是,他看到对方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当他再一次能完全看到对方时,只剩下了诸星大远处的背影。安室不知何时紧捏起来的拳头,倏地松开。




不远处静静拨弦的苏格兰不经意望向那边,淡淡一笑。




END





评论(2)
热度(14)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