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反逆白黑/朱修]End journey

01

已经记不清何时起,zero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薄。随之代替的,是女皇继承人走上舞台的身影。

 

几十年来,世界和平。大约现在,是真的不再需要zero。

 

02

“所以,又要出发了?”

美丽的红发女子已经不再年轻,然而带上些风霜的脸庞上,那双眼眸仍旧犀利得像一把剑。她将客人送到门口,两人面对,一时无言。

 

对方顿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旅程总有终点。”

“今天真是冒昧打搅了,非常感谢您的招待,卡莲。”

“……祝您旅途顺利,雷伊先生。”

卡莲揪紧了裙摆。她看着对方有礼地再次挥手,在深秋乱作的冷风中静静离去,深灰色的头发这样晃眼。

 

你究竟想去哪儿?

在这不需要zero的世界?

 

 

03

“朱雀……”

“朱雀?”

“朱雀!”

鲁路修在这片黑光淋漓的世界中对他微笑。

 

帝国第九十九代皇帝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

黑色骑士团首领zero。

阿什弗徳学园的学生鲁路修·兰佩路基。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无限的回音跌宕在黑色的世界中,无数个鲁路修犹如数据代码一样浮现,微笑、恼怒、欣慰、悲哀、沉沦。

 

枢木朱雀想要朝最远处那个屹立的身影奔去。然而周边所有的鲁路修突然扭曲变形,它们汇成漆黑世界中耀眼的光落在他跟前。化成一道透明延展的壁障。

 

“鲁路修!!”他失控地大叫起来。

 

“哗啦”一声,壁障莫名地又很快裂成碎片,然而最远处,亦是空空荡荡。

 

04

风声中,雷伊·阿仕顿愕然惊醒。

安静的单间,耳边隐隐传来火车悠远的鸣笛,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显示屏幕,才发现仍是午夜,距离这次的目的地依旧很远。他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看向窗外随风而起的雪花。玻璃窗户隐约折射出一张疲惫的脸,深灰色略长的发,紫罗兰色双眼——雷伊·阿仕顿。

 

Zero消失时,雷伊·阿仕顿启程。

 

“也希望您多去看看这个世界呢。”

“但是,娜娜莉……”

“我也成长了,不用这样担心我。”对方像很久之前那样,温柔搀起他的手,“而且哥哥他,也是这样希望的吧。”

 

对向那双温柔的紫色,他一阵恍然。仿佛借此跳跃了时空,对上另一双曾经熟悉的眼眸。

 

所以最后,才伪装成这样吗?

 

05

突兀的“咔哒”一声,隔间门被不客气地打开。然而看到来者后,雷伊瞬间凝聚的杀意烟消云散。

 

“果然是你啊。”

 

不,你认错人了。

他本想这么回答的,然而他已经无法收回脱口而出的话。

“呃……好久不见,C.C.小姐。”

 

零之镇魂曲后就行踪诡秘的魔女在这样一个雪夜凌晨再度出现。她一身鲜艳的冬装,直直看向沧桑的灰发男子,眼中无悲无喜。

“那个……”雷伊清了清嗓子,“要来坐——”

 

然而话音未落,对方已经优雅地在对面落座。

 

“我本以为你会选择其他的出行方式。”她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密集的飞雪,“找你还真有些辛苦呢,朱雀。”

“我……”

 

“朱雀”这个名字让他一阵晕眩。

 

魔女直直地看向他:“这次坐火车……是和他有关吗?”她意味深长地停住了话头,注意到对方果然变得更加焦躁。

 

“有一些。”朱雀凝视着脚下华贵的地毯,叹了口气。

“果然。”C.C.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围巾,“他重新回到学院前……你和他在一道?”

“……”

 

06

“算是吧。”朱雀短暂地停顿了一会儿,尽管久违地遇到熟人,但是他不想和对方提及那段过去,也不想说最近频繁的梦境。

于是他迅速地岔开话题:“C.C.,这次为什么过来?”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zero消失的传闻。”对方慢慢应道,一边托腮仔细打量着雷伊·阿仕顿,目光在那双紫色的眼睛上多停留了片刻。

 

“你怎么样?”

 

朱雀避开了她的目光:“您问的是谁?”

“枢木朱雀。”

“他已经——”

“停。”

“……”

“我不想听你后面的话。”C.C.眯起了眼,“不管zero,雷伊·阿仕顿,还是枢木朱雀。你的旅行……就是旅行。”

 

07

“……谢谢你。”

“那么,这次去哪儿?”

“圣彼得堡。”

“不错的地方呢,虽然有些冷。我就要下车了。”

“啊……那,再见。”

“再见,朱雀。”

 

08

“朱雀……水……”

“朱雀……啊!!给我……”

 

他在他身下喘息,哀求,忍耐。这时的鲁路修漂亮极了,紫色的眼瞳沾染水与情,身躯发出热烈的邀请,妖冶夺目。他们交合,绿色与紫色彼此交织,混杂欲望和鲜血,在极致的快感与无尽的悲哀中攀上顶峰。

他和鲁路修的关系自然包括肉体。某种程度上,不愧是恶逆皇帝与背叛骑士。然而最初的发端,却是源自军师朱利叶斯·金斯利与圆桌第七骑士枢木朱雀,源自他们共同乘坐专用列车的那一天。

 

这本就是一段不该存在的记忆。好在比起其他事情而言,它被埋葬得很好。就连之后的鲁路修本人都不知道朱利叶斯·金斯利,不知道朱利叶斯·金斯利与枢木朱雀之间曾经交缠的纠葛。

再次惊醒的朱雀低低笑了一声。空洞黯哑。

 

他揉揉刺痛的太阳穴,确认雷伊·阿仕顿的装扮完美无缺后,便拎起简单的行装,汇入站台人潮。灰色的天际仍在飘雪,从这里望去,那座古旧尊贵的宫殿缄默地屹立在遥远的天际。

 

他抬头望了几秒,转而前往了另一个方向。

 

09

雪渐渐消散了。朱雀最终停歇在一片白桦林间。

 

倚在这棵树旁,能看到不远处冰封的河面。初冬的寒风在耳边打旋,送来远方淡淡悠扬的音乐——或许来自郊外哪户人家,但是又被这股风模糊得不太真切。

他却轻轻舒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合上了眼。

鲁路修,你能听到这世界的风声吗?

 

曾经对于圣彼得堡的全部记忆,是那座压抑的宫殿,房间的空荡回音,染血的兰斯洛特,黑色的军师,以及那个继续扭曲堕落着的自己。压抑到扭曲的愤恨,痛苦到麻木的内心。

然而这些记忆似乎也很遥远了。即便再次出现,也不过是他与鲁路修黑色世界中掠过的一部分。时间就是时间,当它不停止它的脚步,所有的一切都会跟随它。

如世界,或许如他。

 

他努力地完成约定活下去。然而频繁的,在他合上双眼时,在他陷入梦境时,他似乎又回到从前,仿佛无意识地就来到这个黑色世界。这个他唯一能再次遇见他的世界。

 

无限的回音会在黑色世界中扩散,无数个鲁路修在身边纷乱复杂。他张开双臂,似乎想将所有的他揽入怀中,然而所有所接触的,只剩一片虚无。

 

“鲁路修……”他轻声念出这个名字。不惊喜,不痛苦,不怨憎。

只是怀念。

 

能看见他,就好。

 

10

皇帝鲁路修凑近了他。

“朱雀,你要活下去。”

 

11

仿佛是从骨髓攀沿至耳畔的声音,响到足以粉碎这个世界。雷伊·阿仕顿兀的张开双眼,打了个寒颤。

 

天色阴沉,又下雪了。而且已经在他的身上积了薄薄一层。

 

的确……再睡下去就要冻死了。他苦笑着活动了一番僵直的躯体。

那就回去吧。

 

12

他仍在现实。

然而他想他。

 

他会前往只有他们二人的,漫长到被遗忘的梦中,在那个黑色的世界。

总有一天。

 

End


祝鲁鲁修生日快乐~手头正好写完了一篇就权当生贺啦!

因为各种奇怪的缘由,最近重新栽进了反逆白黑这个时泪cp【】记得CG刚开播时我也是刚入ACG&腐圈一段时间,那时候我还是个主流脑,萌cp永远找对正确方位的中二少女,于是非常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被这俩给深深吸引了(干笑)但是因为升学等若干因素,那时CG看得并不全,即便如此对于当年贴吧昏天黑地的掐架盛况仍然有所印象,当然还有那个让我目瞪口呆的神结局……

而前几天把完整两季补完后,脑子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在循环播放:我所有萌过的cp里,再也没有比朱雀X鲁鲁这对更酸爽,更纠结,更狗血,更腥风血雨,更主流的了_(:3」∠)_不愧是影响深远的一代神作啊……

晚了将近十年,但好在自己也终于写了一篇CG同人,这样想想这段追番经历也算是圆满了ww

评论
热度(30)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