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2015手嶋纯太生贺]沙畔

意识流……大概有略微的T2成分。生日快乐,纯太!

 

长桌两侧是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小学、国中、高中,交错着,他们笑着举起酒杯:“生日快乐!”

“谢谢!”嘴角咧得酸疼,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成年的手嶋纯太骑着他最熟悉的cannondale,夜风迎面吹得他头发飞扬,一路上,一张张熟悉的面庞飞速掠过,连带一面之缘的人。在不远的前方,淡淡的似乎并排站立着几个身影,催得他忍不住调动齿轮,更用力地踩下踏板。

高矮不一的,都是背影,都是少年。

是谁呢?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他们也听到了公路车驶来的声音,不约而同地转身看向他。

 

唔?

 

然而还没等手嶋说话,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光芒消失,他的cannondale也消失,他整个的似乎都失去了重心,蓦地堕入漫漫黑色之中。

 

“纯太?纯太?”

……

 

 

“恩?”手嶋感觉自己费劲了全身力气,才终于睁开眼睛。下一秒,他与面前的一双眼睛对个正着。乍看平静无波,但是能轻易读出蓝色之中的焦虑不安。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望向金发青年身后浩瀚的夜空,无云的黑幕上,现在有一颗颗明星在熠熠生辉。他当前应该是躺在有些冰冷的沙滩上,柔软惬意,能听到海浪近在咫尺的呼吸,旁边还有一直以来都在的青八木一。

“我这是……”

 

他慢慢地问道。然而伴随着喉咙口升腾的酒精气味,他已经大致猜到了前因后果。

 

青八木坐了回去,他穿的还是那件月亮图案的黑色T恤,盘腿坐在手嶋一侧,现在正托腮看着他:“喝醉了,然后一直说要去看海。”

“啊,是这样……”手嶋扶额,尴尬地笑了笑。

 

下一秒,两只干净温暖的手指抵住了他的太阳穴,轻轻按摩起来。

“……谢谢了,阿一。”

青八木的指尖在他皮肤上一顿。

“纯太……”

“是,是——”手嶋朝他微笑,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我会注意身体的。”

“啊。”

“毕竟,还要和你一道骑车呢。”

 

 

片刻之后,醉酒的不适感总算略微缓解。然而犹豫了片刻,手嶋还是维持着原先的姿势,甚至连带着将青八木也拉倒在沙滩上。带着些酒精产生的后遗症他开始絮絮叨叨各种事,青八木默默听着,眼睛有时望向星空,有时望向手嶋纯太,右手与对方的左手相牵。这次他看着手嶋时,对方在猝不及防间,也转而看向了他。

 

两双明亮的眼睛相对片刻,手嶋顽皮地眨了眨眼:“你知道我刚才梦到了什么吗?”

“?”

“唔……应该说是,各个年龄的我。”

“……”

“但是来不及打招呼,我就醒了。”

“啊。”
“想想现在的生活,不也是这样吗……唔,总是还没准备好和以往的日子说再见,就得朝未来前行了。”

 

手嶋又转过了头,他向着天空伸出右手,张开的五指缝间,是一颗颗灿烂的星。

 

“以往的日子,就这么留在记忆中了。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才会突然想起它们。”

青八木没有动:“比如说生日?”

“算是吧……阿一,你觉得带来了什么东西吗?从以往的时光中。”

 

“很多。”

比如说手嶋纯太。每当他的生日到来,他总会感激世上会有这样的人,而他能这样幸运地遇上他。

青八木突然很想捏紧两人相握的手,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怎么了?”手嶋看向他。

“生日快乐,纯太。”

“……恩。”

 

 

小学、国中、高中,在今晚的梦境又交错相织。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尽管单纯到愚昧,失落到痛苦,迷茫到无措,然而都是青春,都是他的青春。在年复一年的生日里,终究组成年轮。

 

“谢谢……”

手嶋又一次举起酒杯。这次,他的眼睛有些酸疼。

 

End


评论(2)
热度(3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