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仙剑六][危桓]笑矣乎

这篇是cp16.5的无料,感谢当天所有领取的小伙伴们(・∀・)

正逢今天七夕,于是就放出电子版来应景一下【喂。祝每一位七夕快乐~!


 

这几天的驭界枢上头天气晴朗,阳光普照,然而驭界枢里的衡道众弟子们,心头却是严严实实地盖了几层阴云。

绮里小媛也是无聊透了,几乎逛遍了驭界枢,最后她跑去动力室,找到了正在忙碌的葛清霏:

“二姐,陪我玩嘛——”

 

“小媛,我现在可没空。”衡道众的二统指了指眼前一地机关零件,“你去找空闲的弟子吧?”

年幼的四统领嘟起了嘴:“已经找了!结果他们在掰手腕上全输给我……”

“去看看书?”

“没兴趣!”

葛清霏无奈地又提了几条建议,不出意外地被一一否定。

“二姐,你帮我去问问大哥啦——”绮里小媛拉着她撒娇,“到底什么时候把三哥放出来?”

“小媛,大哥要关他禁闭,我去说也没有多大用处。”

……算了,还是忙完后去问问吧。要不是扁络桓被嬴旭危关了禁闭,小媛有他照看着,或许还能安分些。

 

 

而嬴旭危此刻正站在仓库门口,脸色犹如暴风来临前一般骇人。虽然驭界枢的首领面部表情长期“冷峻”,然而这冷峻也是有它的层次,这几天嬴旭危的脸色,大约是最高级别。现在能直面他的,也只有三统领扁络桓了——何况这次是对方自己搞出了大麻烦。

 

“查出来了?”面对再次出现在仓库门口的三统领,他言简意赅地问道。

“不辱使命,老大。”扁络桓抹去汗水,“是这样……”

 

嬴旭危却是打断他,一个转身准备离开:“去你房间说。”

“哎,老大!你等等我!”扁络桓只得一路小跑跟上,一边飞快思忖着之后的措辞。

 

这次竟然失手在煎药上出了差错。那些服了药的弟子们全体狂笑,一瞬间就打乱了整个驭界枢的正常运行。当嬴旭危发觉情况时,对方的脸色让扁络桓心里一苦,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犯错的情境。

 

胡思乱想之际,他猛然一抬头,发觉两人已经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嬴旭危正背着手看他,目光和多年前教训他时一模一样。

 

 

“我错了,老大——”见着这一情况,扁络桓立刻以最严肃的态度低头认错。

“错在哪儿。”

 

扁络桓听着对方冷冰冰的语气,继续低头:“煎药时太过粗心,不慎多放一味草药,导致意外出现,影响了驭界枢的工作。”

 

“知道后果吗?”

“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用错草药,重则危及生命。”医者仁心,何况此次事故关乎自身,让他在处理的过程中心头格外沉重。

“我不该如此疏忽。”

“……”

嬴旭危不再说话,然而扁络桓抬头时,却和他的目光对个正着。

“哎,老大?”

肩膀覆上了一只手,是嬴旭危拍了拍他的肩。

 

“你幼时若有一分这种态度,我和师父就能少操一半心。”衡道众的现统领淡淡说道,“好在老三,你长大了。”

 

老大……你也就比我大不了多少吧!说话和老人一模一样!扁络桓见他坐到椅子上,十分无语。

“那,老大?是原谅我了……”

“之前已经说过,把源头找出,治好受影响的弟子。”

 

扁络桓赶忙答应:“弟子们已经无碍。刚才我在仓库,已经查到源头。”他小心地掏出一个纸包,远远地将一株药草展示给嬴旭危看。

“典籍记载,其名为‘笑矣乎’,嗅之,则笑不可止。”

 

“幸好除了引人发笑之外,并没有其他症状。”他加以解释,“对不起老大,因为正好紧邻着一味要用的药材,所以一时疏忽——”

嬴旭危拿过了纸包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还给了对方。扁络桓吓得愣在原地:

“呃,老大……你,没事?”

“我自小习武,对这种毒自有一定免疫。”

“哦,哦。”

或者说,连这样草药也没办法治愈老大面部长年僵硬的症状?扁络桓心里恶趣味地想道。而正在这时,嬴旭危叫了他。

 

“小桓。”

“哎?”老大突然这样称呼他,让扁络桓吓了一大跳,现在他思考的可不是什么好事,“老、老大!有什么事吩咐?”

 

对方以探究的目光看了看一脸赔笑的他,摇了摇头:“只是想到了第一次碰到你的时候。”

 

不算是个良辰吉日。那处山林正有妖兽肆虐,他随着师傅前来除妖,结果在半途发现了对方。那时小小的扁络桓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地躲在一块岩石边上。听到妖兽发出一声惨叫后再无其他声息,他才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正与还算少年的嬴旭危对个正着。

他们对视半晌,嬴旭危冷淡开口:“此处危险,你为何而来?”

“我、我是来采药的……没想到回到村落后……”

 

嬴旭危打量他片刻,转身离开:

“走。”

 

“你的毛病不少,采药就算一种,”十多年后的嬴旭危坐在椅子上,忍不住往扁络桓额头上弹了一指,“以前喜欢把采到的药四处乱放或者自己瞎煎药,我还中过你的招。这‘笑矣乎’应当也是你找药材时的发现吧。”

 

老大竟然出其不意地拿出了从前教训人的杀手锏!扁络桓捂着受伤处,疼得又差点掉眼泪。

“别、别这样啊老大!我就这个坏毛病而已……而且到现在改了很多嘛!”

“就这个而已?”

“不、不是……”扁络桓苦着脸摊了摊手,“确实毛病多……哎,也是,不管从前还是现在,给老大惹了挺多事。”这模样,倒是那个和从前犯了错的小孩又重叠了起来。不过——

“也算是长大了,”嬴旭危耸耸肩,“总算是能体谅我。”

 

“毕竟我也是三统领嘛。”扁络桓笑道,却又是叹了口气,“作为统领,也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即便他是这样不喜欢所谓的“维系六届平衡”。

 

要维系六界平衡是衡道众的天职。即使需要为此牺牲一小部分的无辜生命,也是无可厚非的吗?

 

耳边却是响起了嬴旭危的声音:“不要想太多,小桓。”

“就依着当前,一步步走下去,你有小媛、清霏、我。”

 

他站起身,目光一如既往的坚定,扁络桓所见到的他的背影,依旧是那般沉默、稳重、强大,让他心安。

不愧是老大啊。

“恩。”他的语气也不自觉地轻松起来,“以后,还得请你多多担当啊!”

 

嬴旭危勾了勾嘴角,算是回应。

只愿穷尽气力守护着六界之衡、驭界枢、衡道众,还有——

驭界枢的星星。

 

 

“对了老大,那这些‘笑矣乎’我就——”

“记得不要乱放。然后你就去陪小媛吧。”

“哎?”扁络桓愣在了原地。

 

老、老大,你今天还好吧?

 

 

END

 




评论(2)
热度(17)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