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2015东堂尽八生贺][东卷]Mountain

这篇与之前小卷的生贺有所联系。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没有了自行车,手套,头盔,骑行服。

 

 

驾驭公路车,与双脚踩在土地的行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登山方式。

 

“呼……看上去不高,但是意想不到的艰难啊。”东堂调整了一下背包,望向不远处那座白雪皑皑的山顶,“幸亏小卷想得周到——”

一旁的卷岛哼了一声:“你是不是看它海拔只有一千多米,就想穿着公路车的行头上去咻?半路你就受不了。”

身处高纬度的苏格兰高地,想要攀登这座英国境内的最高峰,厚实的登山服装不可缺少,临出发前,卷岛还特地塞给东堂一副墨镜,果然到了后段,眼前大片积雪的反光,差点让双眼什么都看不清。

“所以说小卷想得周到嘛!”东堂透过墨镜,对一身鲜艳绿色装备的卷岛一阵夸赞,“太好了,再过十多分钟就能爬到山顶!”

“咻!”看着东堂雀跃的模样,卷岛也咧嘴笑了笑,加快几步,与他一道前进。本尼维斯山的这条爬山路线从山脚下海拔50米的一处开始,总共十公里不到的爬山路段,垂直上升的高度却接近1300米。幸亏他们都经过长期锻炼,虽然东堂刚刚比完环法,不过总体而言,这次登山不算艰难。天气也格外地晴朗,略微的风回荡在山顶寒冷的空气中,反倒是让眼前的云彩飘荡得格外舒适。

 

东堂前几天比完环法后,便搭乘航班来到英国找他,准备到时和放假的卷岛一起回到日本。这次爬山,也算是来之前就提到的想法。他们四处拍完了照,东堂便找来一块石头,拍干净

积雪,和卷岛一道坐着歇息。

 

“怎么样咻,见到了英国最高的山?”

面对转头望向他的卷岛,东堂耸了耸肩:“唔……果然还是和日本,完全不同啊。”

“完全不同咻。”卷岛笑了笑,“这里根本没法骑公路车。日本富士山……哎,真是好久不见呢。”

不过没关系,过几天就要回去了。想到这里,他整个人的心情都像云一般轻快。何况,东堂和他一道。

“媒体那边没问题咻?”

“没事。”东堂格外自恋地整理了一下发型,“基本的采访结束后,我告诉他们去夏威夷度假了。”

“哈哈……”

 

“呐小卷。”安静地坐了片刻后,东堂突然开口,“我觉得,英国的山和日本的山,还是有些相似的。”

“咻?”

“有你啊。所以不管是这样登山,还是从前骑车爬坡,我都特别,特别高兴。”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山中有你。

 

 

八月,日本的阳光依旧炙热,随着越来越临近盂兰盆节,箱根也热闹了起来。这天,卷岛裕介坐在一处树荫下,叼着冰棍,悠闲地看着来往行人。

 

他的Time,以及一辆ridely倚靠在身后的杉树干,依稀带着阳光的热度。随着几句临别的话语传来,东堂尽八从道路对面的商店门口走出,见到卷岛移到这处的目光,他笑着挥了挥手:“小卷!”

 

卷岛站起身:“事情办完了?”

“一切顺利!”东堂从他的手上接过骑行手套,“那么接下来……”

他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激动,为的今天,是他和有他的山。

 

“生日骑行。”卷岛咬着冰棍,眯起了双眼,“我不会输的咻!”

 

“拭目以待了!”东堂笑着,踩动了踏板。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即便岁月渐长,相伴于山间,岁月静好。

 

END


评论
热度(15)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