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仙剑六][顾寒江x闲卿]与心与情(03)

03

闲卿的人形让顾寒江也是多打量了片刻。端的是一副俊秀相貌,即便身着这身血迹斑斑的白色外衣,倒也让人忍不住赞叹几句。

“闲卿兄真是一表人——呃,妖才。”

“……”闲卿没有应他,大概是伤势让他没法回答。和狼形时不同,眼前的“青年”此刻侧躺在地,半阖双眼,呼吸急促。顾寒江见状,赶紧来到他身边。

“闲卿兄,大约伤在何处?”

看着闲卿微微所指的方向,顾寒江皱了皱眉,吩咐道:“闲卿兄,一会儿要是实在无法坚持,请马上告知顾某。”说着,他便伸手拉起闲卿的左臂,揽住对方肩头,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对方大半身体,缓缓朝屋舍移动。

闲卿依旧半阖双眼,伤势和行路的颠簸刺激着身上每处感官,让他内心陡增烦躁。

——所以,受伤是他为数不多的憎恶之事。让自己变得弱小无能,让自己无力掌握时局,让他甚至得依靠着人类的搀扶,才能行动。

呵,倒不如直接一死的痛快!

“闲卿兄。”

“闲卿兄?”

“闲卿兄,可是无碍?”

“……无妨。”闲卿这才听到身边人的呼唤,微微摇了摇头,“这身体很重吧,劳烦寒江兄了。”

顾寒江笑着说哪有,然后又问了一遍闲卿的情况,直到闲卿再一次确认没事,才继续搀着他慢慢前进。

“寒江兄可是像这般救过许多人?”为了不让疼痛扰乱心智,闲卿干脆与顾寒江再度攀谈起来。

“救,应当是很多了。不过像闲卿兄这样,用云来石运到顾某住处的,还是第一起。”

“哦?”

“毕竟你那时是狼形,那处又偏僻,我想着还不如将你带到我这边,也防止滋生意外。”顾寒江转头对他一笑,“哈哈,说来你也是客人呢。”

闲卿扯了扯嘴角:“不胜叨扰。”他又并非自愿前来。

这时顾寒江又说话了:“这与青山的这片地,应当是师父当年开发的。不过十多年前他离开这里,便将这处托付给我了。”

“那你的师父——”闲卿便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

“就不曾出现了。所以我如今四处云游,也有着寻找师父的心思。”顾寒江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感慨道,“哎……就放任一个十余岁的少年孤零零地待在与青山上。闲卿兄,你说师父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知道。”闲卿平淡地回答。

这就是人类,某种程度上,心思远比妖来的诡异莫测,变化多端。

 

而顾寒江也不再多话,因为他们的眼前,已经伫立着一栋颇具规模的木屋。

“就是这里了。”顾寒江将闲卿安置在床铺上,一边简单交代,“闲卿兄若是可以,还请尽量维持人形,也方便之后进行治理。这些丹药,闲卿兄可先服下缓解伤情,我去煎药。”

闲卿点点头,突然问道:“大约多久可以恢复?”

“还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认。唔……”顾寒江却罕见地踟蹰起来,“闲卿兄对吃可是有所挑剔?”

闲卿挑眉:“无所谓。怎么?”

“哈哈,没事。那么,闲卿兄好好休息。”

见对方这般,闲卿也懒得询问,便直接应了一声,闭眼睡去了。直到几天后,他才终于明白了顾寒江这番话语的意思。

TBC


评论(5)
热度(7)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