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仙剑六][顾寒江x闲卿]与心与情(02)

02

千年为妖,这条时间长河他自觉走得太久,见了太多。他人的贪嗔痴笑,他人的生离死别,他人的情愫因缘,不过是既定离去的云烟。

——随心罢。在这漫漫无尽的妖生过分执着,反而活得生不如死。相对的,倒不如寻些趣事去做。

只不过这次……大约玩得有些过头了。

 

闲卿不知何时又昏睡了过去,梦中他化作狼形,蜷缩在一角,漠然看着六界来往、生灵轮回,仿佛看戏。

 

待到他因为一阵颠簸醒来时,身下还是那处地,周边的景色却完全变了样——翠山连绵,一派鸟语花香,清新自然。而先前那人正在闲卿四周徘徊,见他动弹了一下,便即刻蹲下身来。

“狼妖兄——”他开口道,但随即意识到这称呼的怪诞,便住了口,看向对方。

“……闲卿。”白狼心思缜密,随即笑了一声,报出自己的名号,“虽然名字不过是身外浮云,但是让救命恩人如刚才那般叫我,着实过意不去啊。”

两人之间的气氛也随之松弛下来,不复闲卿最初醒来时的戒备。对方也笑了笑,抱以一揖:“在下顾寒江。”

“寒江兄。”闲卿微微颔首,却见得顾寒江脸色略微有些古怪,“是觉得有不妥之处?”

“咳,想必闲卿前辈修行颇久,定是高于顾某数百年载,这一声‘寒江兄’,当真……”顾寒江尴尬一笑。

闲卿却是摇摇头:“为何非要区分那辈分?寒江兄,人类过分拘泥于此,也未免太过可笑了些。”边说,他边自顾尝试着运气,发觉比起不久前已是有所恢复。

“那……也好,闲卿兄。我们便以平辈相交了。”顾寒江也是爽利性子,便依着闲卿称呼起来,“此处便是与青山,我们在这处悬崖着陆,过去不久便是寒舍。不知闲卿兄现在的情况……”

闲卿点了点头,勉力撑起四肢,跟随着对方踏上土地。顾寒江拿着一块通红的石头念出口诀,便见得身后那云来石轰的腾空而起,直至消失于云端。

“……真是奇石。”闲卿抬头注视着它不见踪影,却蓦地一阵头昏眼花,气力尽失,只得再次趴倒在地。

“闲卿兄?”

看来这所谓人情得是欠的更多了。闲卿检查了一下,发觉体内气息仍旧紊乱,而伤口或许因为之前行动的关系,又有隐隐迸裂之势。这该死的虎妖,定是瞄准了自己实力大减的情况下前来偷袭…… 

“……”闲卿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来,这才继续开口,“抱歉,需要劳烦寒江兄带在下去贵舍了。”

抬头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青年,他补充道:“我会变成人形……也好减轻些许负担。不过,我这是要再等一段时间,以便恢复气力。”

顾寒江摇摇头,示意无碍。于是他们便一道坐在了这悬崖边,顾寒江递给他剩下几瓶丹药,一边随意聊上几句,一人一狼,映于此刻的与青山图中。

TBC

评论(9)
热度(14)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