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从前的我发来邀请函

几小时前走出电影院,发觉今天头顶上是很有夏天味道的阳光。三刷大圣,第一次是阴沉沉的天,第二次是灿鸿来临前的风雨飘摇,想想又有点像大圣的票房,这两周多来跌宕起伏得仿佛一场大戏,就剧情而言大概比电影本身还要来的带感吧。

即便三次“面圣”,现在想正经坐在电脑前写些什么,仍然觉得无从下手——毕竟想写的部分太多太多,许多喷薄欲出的东西在指间徘徊。记得第一次看的是点映,回顾起来也是这三次以来气氛最好的一回,40%左右的上座率,全部人一齐笑,一齐惊叹,都安安静静地坐着看到了最后。出来后,听到一男生说道:“剧情再长一点就绝对五星好评了。”

我的感想也是如此。故事的确如之前网上讲的那样,有点薄弱,打戏略多,某插曲出戏,一些衔接稍显生硬,然而挡不住它整体的优秀以及给我带来的震撼。即便走出了影院,脑海中恍恍惚惚的仍是大圣甩一脸的红披风,江流儿的微笑,片中秀丽精致的风景。“啊,你记得傻丫头吃鱼那边……”一同观影的基友激动地开始探讨剧情。“啊?有这个情况吗?”完了,看的时候竟然没来得及注意……

于是就有了二刷。这次开始关注起了画面、背景音乐和配音,看得一身鸡皮疙瘩,而且比起第一次的点映,更多了几分感动——感动于这样精致的、优秀的、而有着纯正中国风范的景色,感动于那些“用心”做出来的东西。这一次,也看出了不少“啊,大概是没资金做”的地方,这是遗憾,然而这也是空间。

二刷的这次是小孩最多的一场,但是观影氛围仍旧不错。只是偶尔在剧情紧张时有孩子的问话,大多数时候,他们也和其他人一样全神贯注地看着电影,看着屏幕上的猴子耍帅,当灯光亮起,听到了好几个小孩在说“大圣好帅”“大圣好厉害”。

 

那时心里突然觉得很欣慰,想当年自己的童年,每天在电视机前等着《西游记》的动画,心情大概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吧。无论几零后,童年有孙悟空,都是一件美好的事。

 

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个吴承恩或许出于游戏创作的作品中的主角,这个上天下地,莫能禁制的猴儿,寄托了当时、现在与将来人多少的欲求。对于自由,对于拘束,对于困难,对于反抗。真像是有一句话说的,人人都爱孙悟空,说起来它的时候无论老小,脸上都眉飞色舞,并无一二。

 

今天的三刷,留到最后看完了众筹片《给未来的礼物》。从牙牙学语的孩子到仍有些懵懂的孩童,你们现在应该收到这份大礼了吧?你们会喜欢这个大圣吗?这是我们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作为一个九零后,我很喜欢。想来《大圣归来》是自己第一次那么积极地去买票看点映,然后就成了迄今唯一一部三刷过的电影,更是第一部如此关心票房,“操碎了心”的电影。我自认有点懒,之前即便是真的满屏都在刷(比如现阶段的首页花果山)或是很感兴趣的题材,我都会一拖再拖,也许有时想想就算了吧,然后不了了之。

是什么让我在两周前看到mv之后,发觉有点映便义无反顾地立马去订位呢?

 

有第一次看到mv时的震撼与泪目,还有的,或许就是“从前的我”,从前那个有着点孙悟空情怀的我。

从前听着,看着西游记长大的我,十多年前天天傍晚守着中央台等着那一首猴哥的响起,节假日和长辈乐此不疲地看着固定重播的86版西游,叫着“孙悟空好厉害”的我。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

“曾经忘不掉的,如今你是否还记得来?”

 

十几年了,回头去看看大圣吧?

那个从前的我,向我发出了邀请函。

这部,一定去看。

 

似乎每个中国人的童年都少不了那个大圣。然而许多年了,它面对眼前的漫天神佛,独坐山崖,那红巾恣意飘拂,背后却空无一人。

它在远处,还在等待,熟悉的声音,已不在。

 

这是mv最开始触动到我的两点。

 

而看过电影之后,我想我把从前的我带回来了,而现在,大圣也无需再等待。

 

它的背后,仍旧有很多,很多,很多人。

 

END

 

评论(2)
热度(1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