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2015卷岛裕介生贺][东卷]With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相对日本而言,欧洲的夏天不夏天。即便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卷岛总忍不住怀念地球另一端的家乡。他从心底不会喜欢这种长年风雨漫天,不冷不热的气候,长袖加外套就可以一年四季不改变。

夏天就应当有灿烂的阳光,炎热的温度,庙会,烟火,浴衣。

所以即便如今,当他在不列颠的绵绵细雨下行路时,他偶尔还是会抬头眺望东方,仿佛眼前幻化出了耀眼的阳光,午后的蝉鸣,青春的汗水……他想念日本的一切。一切人,一切物,一切事,尤其是某一个人。

所以工作以来,他的休假日就固定在了这段时期。他打包行李,飞回日本,奔赴箱根的山,前往叫做东堂庵的温泉旅馆。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Ridely、Time、手套、头盔、骑行服。

在日本炙热的盛夏中继续地,一道地骑车。直至不能骑为止。

只可惜这个愿望很早就破灭了咻。

 

“要来了吗?”

“马上,亲爱的。我可以感受到气流在改变了。”

身旁激动不安的议论让卷岛晃晃头,回过神来。他望了望逐步爬升到半空的太阳,意识到他今天所在的地方并非不列颠,也不是日本,而是法兰西。周遭已经有不少装备齐全的粉丝翘首以待,想要亲眼在这里目睹今日冠军的产生。卷岛四下瞄了一眼,远处山下,陆陆续续地,已经有零星的、逐渐距离终点愈来愈近的鲜艳车衣。不过他更想看到的,是一个或许在集团中的身影。

 

是呢,东堂尽八今年参加了环法。

前些日子他兴奋地打来长途电话,卷岛笑着恭喜,仿佛能见到对方熟悉而张扬的微笑。电脑屏幕的亮光照在他脸上,从他的眼睛里映出论坛上沸沸扬扬的讨论帖。

“但是小卷,这样的话……就没办法给你过生日了。”然而山神顿了一会儿,迟疑地在另一头说道,“比赛期间,也没办法出——”

 

卷岛皱眉。

 

“说什么呢咻!你当然要专心比赛。”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小卷的生日……”话筒里东堂的声音高高低低,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卷岛只能够听到“任务”、“不安”等些许字眼。他又“喂”了几声,最后无奈地说道:

“那天是哪个赛道咻?”听清东堂报的地名后,他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阵。

 

“我会去终点那边。应该能……看到你咻?”

我会去有你的那座山。

 

然后今天零点,卷岛的手机连番振动起来。不少人发来了祝福短信,一条条看下去,冷不防的,一张环法队服的东堂尽八出现在屏幕中。

 

[生日快乐小卷!这样的车衣,应该很好认吧!

我肯定能看到小卷,你也一定要找到我!记得拍照!!]

发信人如是说道。

卷岛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

 

当然。

 

先头决出了这一站的山岳奖,随后就是陆续通过的大部队——他可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队伍中的东堂尽八。集团中的东堂有些疲惫,但神采奕奕,他引人注目地抬头朝这边张望,然后灿烂地微笑。卷岛看见他说了什么,但是毕竟太远,实在看不清。然而这几十秒心脏跳动的感觉,他或许永远都会记得。

 

每一座有你的山,都美得动人心魄。这个念头突然跳进卷岛的脑海中。

毕竟那一刻,他感到天空与山间都镀上了无与伦比的色泽,一如从前与东堂一道爬坡的那种美好——然而即便如此,那个人,仍旧如此耀眼,比周遭更加的耀眼。

 

所以我当然会去有你的山。你是山神啊。

卷岛裕介突然感到很骄傲。为在今天所见的这一刻,为曾经现在,也为将来。

 

End


祝小卷生日快乐!!

没赶上日本时间实在不好意思TT主要这次的结尾卡得不要不要,怎么写都不太满意……最后效果就是这样了_(:3」∠)_

然后的话,今年这篇生贺应该会和之后东堂的生贺有所联动,哎嘿。东堂的生贺我一定努力写好【】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2)
热度(31)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