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楚留香/侠明]奇遇·伪·一蓑烟雨任平生


xjb写,如有雷同,纯属巧合(:3_ヽ)_

满足以下条件
1.超然>100,童趣>66,多情>50
2.通过主线第七章,完成奇遇·月中人
3.开通置业且在江南购有住处
4.方思明好感度为点头之交以上
5.江南·雨
时触发【doge脸


方思明似乎习惯了在江南的那处河畔消磨时光。
喜欢是一,心底的某处不知何时起,却还生了层薄薄的期待。

果然这日辰时刚过,少侠又来了,照例要送给他今日份新鲜的药材,珍奇的玉石,芬芳馥郁的花。
方思明照例淡淡道谢接受,而后盯着少侠在此时露出的粲然一笑。
……全属于他。
然而也是所有时光中最短暂的一刻。

当少侠说完些闲话准备告别离开,他张了张嘴,还是不曾回头远望着眼前空旷的江,那碧空尽头,远行的孤帆影影绰绰。

本就肃冷的眼神再添几分阴霾,引得暗处守卫不由胆寒。半晌,万圣阁少主突然开口:

“你们回去。我会赶上戌时的集会。”
“……是。”

方思明在这偌大江南慢慢走着,走着。铅灰的云渐渐聚了,又逐而带来随性的春雨,细、绵、透、润,很快为天地罩起迷蒙的烟。好在曾经常年在此居住,他已习惯。不过是回去换件外袍的事。
他继续在有些寂寥的江南烟雨下走着,然后在这淅淅沥沥的声响中,方思明这日第二次见到了少侠。
虽然第一反应是咳嗽数声。

不过两个时辰,青年竟全全换了身装扮。一席蓑衣,身子随着身下慢吞吞踱步的水牛晃晃悠悠,一手鱼竿,一手鱼篓,倒不如说是个渔村少年郎。方思明也仅仅在擦身而过的一刻,才认出了斗笠下那双眉眼,而后停住脚步。

“……你这是?”
“喔方兄,今天真是有缘。”少侠孩子气地拭了拭鼻尖,轻车熟路地从水牛背上翻下,拍了拍牛尾巴。

黑漆漆的大水牛冲他喷个响鼻,摇头晃脑地踱入竹林。少侠目送它的离去,眉眼弯弯。而方思明入神地凝视着他,一个在以往交集中从未见过的少侠。

“方兄怎的会来此处?”少侠终于回头,瞅了瞅同周遭一样湿漉漉的方思明,“这雨也不是总下着的,不必冒雨——”
“——散心。”方思明蓦地蹦出俩字,少侠一愣,随即悻悻然住了口。
方思明对他的识时务很满意,正欲开口,冷不防少侠却扔出又一个话题,这下,砸得他有些恍然。

“那方兄若不嫌弃,来本人住处小憩一阵?喝茶观雨,闲适自在,也很散心。”
“……”

他沉吟片刻应了声好,少侠便取下蓑笠往他头上扣去,这次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这般漂亮的头发,被雨淋了总不好。”少侠笑得那般明朗,仿若能破去所有氤氲的愁绪,“走吧,再过几里便到了,这次,我请方兄一品新茗。”
他似乎意指中原的那次会面。方思明不吭声,只压低了帽檐,随他一道沿路前行。


茶叶是不久前茶农炒青出的,正是时令。汤色澄澈透亮,回甘清爽,热腾的茶汤灌入身躯,不一会儿就驱散了体内湿冷。
方思明捧着陶杯,微眯双眸,倚坐在临窗那把竹椅,观窗外雨景。美人如画,画不及其人万分之一,即便这样的陋室,也丝毫掩不去方思明的任何昳丽。

少侠脱去蓑衣回到正屋,便见到这难得一景。

“难得见方兄这般。”
“哪般?”雨持续地下着,方思明将空杯放回桌面,阖起双目。少侠能看到他姣好的下颌,连常常紧绷的唇角也略微松弛了。
“漫无目的。”

方思明哼的冷笑,这可是从来和自己无缘的词,怎的会被这个奇怪的“朋友”说出口。
不过这位自称要做他朋友的正义少侠也常出些惊人之语便是。方思明对那些观点嗤之以鼻,却又不怎么反驳——依他以往的性子,早动手了。
不然身为万圣阁少阁主,又怎会在先前邀他喝闷酒,又怎会在今日答应拜访,他郁结地想着。贪恋着与少侠相处时的释然心安,纠葛于彼此立场的冲突。为何自记忆起,他便永远活在两难中?

“方兄请自便。”
少侠当然不知方思明此刻所想,他喝了杯茶,就在另一侧墙角的板凳上坐下。此地安了座打造台,少侠嘴上继续和方思明说着些江南的际遇,双手上下翻飞,一派忙碌。
“我看白乐天的诗句,所言甚是。这江南,不说平日与那侠士的切磋精进,光是砍樵渔猎,就不亦乐乎。”他削了几根竹,又把它们用麻线接连固定,方思明顿时认出了,油纸伞。

“你就准备醉心于这种无聊的事情中?”方思明忽的格外烦躁,“伐竹钓鱼做伞骑牛……孩童尚且不会尽玩耍!”

少侠手中的活儿停住了。他抬头,看到方思明撇头望向窗外的侧颜,那优美的唇角再度抿得死紧。
也许,亦是勾起了他某些不好的记忆罢。

“方兄可听得东汉严子陵,南国四大夫?天下之大,非征战杀同剑江湖伐所能尽道。”少侠转着竹篾,淡淡说道,“于此,也自有求志乐道之隐士,怡然于山水,自得于世外,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给自己和方思明的杯中又沏满茶水,一旁烧水的壶盖哐当响,正好赶上又一轮水开。
“来,喝茶。”

见方思明不动他的,少侠耸了耸肩,拿手头的杯碰碰他的,细啜慢饮。
方思明似乎生完闷气了。他终于回头拿起茶杯,却不饮下。那望向少侠的狭长美目中,满是复杂。
“那你,是为得道飞升?”

少侠几乎是立即摇头,表示否认:“不不,我可不会像萧掌门那样求道飞升。这人间多好,虽有生老病死,离愁别绪,但更多的,不还是相逢结识,欢声笑语?”

“这江南便已如此,何况这江湖还有方兄你在,我可不忍心离去!”他弯起眼眸,虚举一杯,而后又继续倒腾那油纸伞了,“方兄若是不急于要事,不妨稍等片刻,马上就做完。”

方思明怔然。数年前那把破碎的油纸伞倏忽在眼前闪现,伴随着与曾经年少往事的告别——然而此时此刻,眼前这人却明昭着,想把这伞赠与他。
“不必——”
“一点心意,就算是朋友之间的手信了。”少侠果不其然直接地拒绝了。他悉心地给伞面刷上涂料,放在一旁晾干。
“手艺还不错吧?”

“——哼……你倒是个奇人。”方思明望着陋室,轻叹一声。
也只有如此少侠,才能与他这般的存在结缘了。

茶有喝尽时,这雨水也终有渐渐止歇的一刻。方思明备着那把油纸伞出屋,他深深地又看了那屋一眼,那立于门口挥手微笑的少侠片刻,才运着轻功,一跃而去。

不知下个雨纷纷时,又得何处,觅此言欢心乐时?

End

评论
热度(5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