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红海行动/全员主正副队]小队ktv


四刷红海之余,趁热把之前@凌波微卷咻 说的点文给写了[]~( ̄▽ ̄)~* 这次主要是正副队哦!

阅前注意: 
1.日常轻松向,全员存活背景,xjb放飞脑洞
2.会涉及到描写的cp:锐宏(锐),一丢狙击组,一丢机枪组。 
3.老年人品味乱选歌,看个乐呵就好

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啦↓↓↓


喝酒撸串,电影唱K,现代人聚会标配。难得假期,现代的蛟龙一队总归全套走起。
至于最后的唱K嘛,趁着年轻当然是包夜唱个痛。

徐宏看着拿话筒闹腾的几个,很头疼,想训几句,话又憋在了喉咙口。难得放松放松,说这点话似乎不太近人情——

但是《团结就是力量》唱得也太tm难听了!
他不想说自己认识他们,丢蛟龙一队的脸!!

“喂,喂,全体,听我指示。”

杨锐正在屏幕旁的那块地儿,他眼疾手快摁下暂停键,而后稳稳地站在立式麦克风前:“同志们,打个商量,难得出来放松,拉歌的那些,通通不要,通通不要。”
徐宏抢走石头手上的那支话筒,迅速接话:“故意唱难听杀鸡的——比如说刚才那几个,罚酒三杯加做俯卧撑!”

没等其他队员说话,欢呼鼓掌喝彩口哨声立马通通来了一轮。他们的杨队长在摁这些东西上已经分外精通了,也表明他对副队提议的大力支持。

“那么——”陆琛憋笑的声音突然从另一支麦里传出,“这次,就有请正副队献上开场曲,情、歌、王!”

谁按的切歌??

“我还没去买东西呢。”徐宏说。然而他刚想起身,一左一右,顾顺李懂把他“请”回了座位。在队友们“和善”的目光下,任是平日虎着脸的队长也只好投降:“徐宏徐宏,调整嗓音,准备开唱……”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难得正副队长赏脸,比音效更奔放的掌声欢呼口哨顿时在包间炸开。


蛟龙的战士们性格迥异,选歌口味当然也是五花八门。杨锐自认平时嗓子吼多了就像个破铜锣,于是不是万不得已,这时候他更乐意坐在这儿聆听他们的歌喉,当个后勤——呃,用更现代的话来说,打call?

杨锐自告奋勇从超市拎着一箱啤酒回来了,他出去时还是顾顺在吼着《无地自容》,现在里边的旋律已经换了种风格。
“这一个笨小孩又来到了八零年代……”是李懂了。这小子年纪轻轻却偏爱老歌,每次最先必点的一定是那四大天王的经典歌曲,什么《忘情水》通通哼过一通,再考虑选其他新会的歌。
同样进队不久的庄羽就是赶潮流的,他和陆琛一样,凡是近期出的新歌都能哼上几句。不过庄羽的粤语歌唱得很溜,以至于那几首唱特别好的像是《海阔天空》大家都愿意一起大合唱。然而一旦这小子唱上外国歌曲,除了陆琛顾顺以外的大部分人就抓了瞎。
陆琛可以算是小队的麦霸,各种曲子他都能掺和一脚,杨锐有理由怀疑这俩技术兵种平时就在摸鱼听歌。不过让杨锐评价,他还是更愿意听陆琛唱那些高音歌曲——毕竟陆琛是少数能唱上去且不撕心裂肺折磨人的耳朵的。每每至此,他也能得到来自徐宏的额外奖励,有时候是一根鸭脖,有时候是颗润喉糖。
陆琛正摩拳擦掌等着唱呢,徐宏瞄了一眼列表:带感了,死了都要爱,又一首震耳朵的。

石头倒喜欢那些忒柔情的情歌,然而他没生多少音乐细胞,简单的宁夏老唱不好,这次又是佟莉一边笑一边抢了他的话筒。他倒好,美滋滋地坐在一边看她唱,每每至此,其他人只能摇摇头。傻小子。偶尔偶尔,副歌石头能唱准了,大家就贴心地把另一只话筒猛塞给这位机枪手,另外几个就微笑着看两人合唱几十秒,笑容别提有多慈祥了。
作为唯一的女队员,佟莉在唱某些歌时自然有优势,然而几次下来,杨锐他们也发现了——她也是唱男声歌多啊!

算了算了,开心就好。只要不在KTV唱《打靶归来》就随便他们吧!

不过佟莉还有个问题。有任务她可以瞪着眼睛三天三夜不睡,平时就完全撑不住了。包夜唱K她只能友情参与上半场,两点过去,无论身边多吵都能安然入睡。这下好了,下半夜就真的成了男人ktv。
眼下轮到庄羽正唱着外国某乐团的歌呢,全场也就徐宏和他俩跟着节奏在唱,其他队员正盯着屏幕上的mv窃窃私语——
“拍得太假了……”
“我好像不止一次看到这个女的?”

看到杨锐进来,包厢气氛顿时高涨:“啤酒!来来,一人一罐!”
“鸭脖呢?刚放在这儿的??抓紧啃,马上就你了!”

杨锐乐的见他们闹哄哄,他对另一头的徐宏做了个捏话筒的手势,对方却笑着摆摆手。
啧,他又不是嗓子不好。难得出来还端着,让庄羽独唱。
“下一首下一首,成都,哟是哪个文艺青年啊——”

李懂作势想打他,结果通讯兵把话筒丢给对方后,又蹦到点歌屏去找歌了。于是杨锐顺势占了他的位置,把李懂赶到小舞台那边:
“去去,那边有感觉,你的麦放这儿,谁会就拎起来跟着唱。”
顾顺坏笑着举起那个话筒:“看样子就是没上过台的。你该不会面对大家还紧张吧——”
李懂瞪了他一眼:“那你一会儿见识看看?”
旋律已经快到歌词了,文艺青年眨巴着眼睛,别扭地侧过身子开始唱。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余路还要走多久……”

倒不如说民谣平缓的韵律配上李懂的嗓音刚刚好,温柔自带几分忧郁,自从陆琛上次放过一遍,他也是第一次给大家唱这首歌。其他人很快就给他打起了拍子,间奏之余更是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李懂看上去也很兴奋,脸色红彤彤,望向杨锐徐宏的眼睛也亮得惊人。
“哥陪你唱几句!”第二段开始了,顾顺拿起了桌上的话筒,来到舞台上跟李懂勾肩搭背。
李懂不知小声嘟囔了什么,但还是默许了。顾顺平时唱歌走摇滚R&B之流的,这次听他和李懂一道唱民谣,效果却也不坏。

“下次汇演让那几个上台表演吧……”杨锐使劲鼓掌,对徐宏说着悄悄话。
徐宏点点头:“你真不唱?”
“你也不是在当观众?”
“……收尾,收尾,咱们收尾。”


每人又唱了一轮,这下不止是佟莉了,酒精效用,一半人都有点昏昏欲睡。杨锐笑着摇摇头,把庄羽扶回沙发后,干脆站回了舞台。

“收尾收尾。”《七里香》什么,还是能唱唱的。
徐宏给他调灯光,从柔和到跃动,五色圆点俏皮地在每个人脸上掠过,有的已酣然入睡,为数不多精神奕奕的,是杨锐和徐宏的眼睛。

杨锐打了个哈欠:“别光我,你也来?”
“好,好——”
徐宏正盯着播放列表看呢。《菊花台》?不行不行,唱不上去,《精忠报国》两个人唱不好,呃《三人游》……删删删。

下一首歌已经出来了。不知道谁点的《至少还有你》,想想也能哼上几句,杨锐还是准备唱一会儿。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
他慢慢哼着歌词,不知不觉看向了当前唯一的听众,突然间,徐宏抬起了头,双眸对上了他的。

眼睛闪烁着笑意,光芒。
还有说不出但能分辨到的,隐隐的深情。

杨锐心一动,间奏响起了,他顺势走下台,将话筒递给徐宏。

“和我一起唱不?”他悄声在对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很快地转过头。

明明包厢的音乐那么吵,但徐宏还是听到了。

“……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那磁性而满带安心感的声音从音响中静静流泻,杨锐听得眯起了眼。
“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
他边唱边做了个手势,徐宏瞪大眼睛,立马朝四周环顾一圈。

你杨队从不做没底的事儿!
看着其他半打瞌睡的队友们,杨锐挑眉笑了。

“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于是两个人一道开了口,两个男声集合了起来,在清晨略有些寂寥的房间徜徉。
永不分离。

黑暗中,旋转彩灯的光芒在他们脸庞漂浮,时间像是放慢了节奏。杨锐,他的队长。徐宏,他的副队。

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
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

杨锐坐回徐宏身边,他跟着旋律就轻轻搀住了他的手。那粗糙布满了茧子的手僵硬几秒,又用力地将他那只握紧,交换体温。徐宏低低笑了声,两罐啤酒落入各自手中。

“干。”
“干。”

你在这里。哪怕这时间太过短暂,就像深夜绽放的一瞬昙花。
但至少,还有你。

End

电影里队长到底叫了几声徐宏?怎么每次数好像都能得出不同答案(:3_ヽ)_

评论(12)
热度(88)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