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红海行动/狙击组仨]hoping better


人物:罗星/顾顺/李懂
分级:PG
声明:不属于我,都是假的。
警告:本文算是大三角(?),互相都有些箭头,洁癖慎入,不接受腐向的别看。
梗概:他们都想做得更好。



00
从未见过天上有那么多群星聚集,闪烁。

这是罗星在吉布提醒来后看到的天空,让他想起很久以前某次的越野练习,他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地,只顾看着夜空中闪烁的繁星。

01
撤侨事件的几个月后,海军某处基地举行了盛大的退伍仪式。几天前刚回国的罗星乘坐着轮椅来到现场,远远地,他认出了几张熟悉的脸。

“看上去精神不错啊,队长他们。”罗星笑道,“哎对了,你小子可别在这时候哭。”

他尝试着回头去看那位搭档,几秒钟后放弃了。他没法转过来。
“否则李懂,你现在只能自个儿去擦眼泪喽。”

醒来后身体的异样让罗星早有了预感,人生的这趟列车或许已拐了弯。他比谁都清楚,能坐上轮椅来到这边,已经是个奇迹了。


02
这次仪式的主角,自然是蛟龙一队的他们。
这是罗星继人质事件后第一次见到陆琛。曾经的队友默默对视片刻,继而无声地露出微笑。

微笑中蕴藏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毕竟有些同伴,已是再也无法见到。

李懂推着罗星的轮椅站在他身后。这个观察员倔强地瞪大眼睛,愣是全程都没流下一滴眼泪。
要知道发现罗星真正的伤情时,他才是哭得最撕心裂肺的那个。要不是一队还要继续训练,也许他即刻就打包行李过来照顾搭档了。

最后还是罗星说服了他。
“我听说了,你这次干得很好。一队的优良传统,还得靠你们传承下去啊。”


03
办完了退伍手续,罗星选择住在军部提供的疗养所,继续接受治疗。他不像陆琛,和许多同伴一样无父无母的他,待在这儿反倒是最合适的选择。

他将开始面对退伍后的生活。伴随着也许是持续一生的康复治疗——即便倚靠国内最顶尖的技术,关于脊柱神经的治疗仍是漫长、痛苦的。

他将所有的努力花在配合治疗上,因此睡得也算安然无梦。
只是偶尔夜深人静的夜晚,当窗外的微风吹动窗帘,他却仿佛闻到海风那咸腥的气味。


04
突如其来的,这天顾顺来看他了。
他是一个人来的,提了一袋看上去就像临时买的水果,哐哐地敲着门进来了。

医护人员正在帮罗星翻身,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罗星仅有的那些感官也僵住了。
翻好身后他变成了仰面躺着,站在床边的那个曾经的对手他看得一清二楚。简单地招呼后,谁都没有先开口。

医护人员贴心地阖上门,把时间留给他们俩。顾顺用力眨了眨眼,在边上坐下了。

“怎么这时候才来?”罗星咧了咧嘴角。
“在出任务。”对方沉静地说,“吃吗?”
他提了提塑料袋,里边装了五六只红艳艳的苹果。

罗星无语:“你看我能吃吗?”
“我削给你啊。”顾顺回答得也是理所应当。


05
今天的顾顺没嚼口香糖,也没戴那副拉风的眼镜。一身简单的T恤长裤,像个邻家大男孩儿。然而坐在那儿认真严肃削着苹果皮的,也确实是蛟龙中最顶尖的狙击手之一。
现在应该能把“之一”去掉了。罗星想。毕竟听说,那次蛟龙一队完好归来的成员,也只有四位。

他发现自己真的变了,从前的他是绝对不会这样想的。他和顾顺啊,可是从入伍开始就互相竞争的一对宿敌,即便分进不同的队伍,依旧留心于对方每次的动向。
要他承认对方比自己强,怎么可能!

“吃。”切成小块的苹果递到他跟前,顾顺的表情还是那么认真严肃。于是应该是第一次的,罗星什么都没说,张开了嘴。

他咀嚼地有些艰难,半个苹果足足吃了半个多小时。
“不吃了吗?”
“够了。”罗星说。他现在很少吃东西,平时基本都靠滴灌获取营养——截瘫的情况下,很多极日常的事都极不方便。

顾顺没说什么,三两下啃完剩下的苹果,把它扔进垃圾桶。

“你有点不一样了。”罗星突然说,看到那个高大的背影突然一顿,“因为待在一队的……关系吗?”


06
顾顺怎么都没想到是罗星先开的话头。
本来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罗星跟前,毕竟他浑身上下每根毛发都会让罗星想起曾经的时光。
最后他还是来了,但他提醒自己,不要谈到相关的话题。顾顺仍然是特种部队的一员狙击手,然而罗星只能待在这张狭窄的床上。

“大概吧。” 他有些慌乱地应了一声,然后听到了罗星爽朗的笑。
“跟李懂的配合怎么样?”
“……很不错。”
“他现在怎么样?”
“他更好了。”
“唔……”
顾顺重新坐回椅子上,看着罗星微微望向他的眼眸,鬼使神差地,他又补充了一句:“毕竟是你选的搭档。”
一瞬间,千万道情绪从二人的眼中闪过。然而谁都没有说话。

罗星微微叹了口气,重新把脸面向天花板:“你们都更好了。”

07
回忆就这么突然地充斥了罗星的大脑。
他想到最开始和旁边这家伙比拼枪法,胜者美滋滋地吃掉对方的口粮。他想到第一次实战练习,吃了经验不足骄傲轻敌的亏,输得一塌糊涂,两个毛头小子一边接受惩罚一边咬牙切齿地商讨计策。他想到被分派进不同队伍后的懊恼与希望,依旧时刻留心着对方情报的心情,还因为顾顺与观察员配合不好嘲笑了对方一通。
……
这些永远不会再有后续了,它硬生生终止在竞争训练营资格的誓言中。就像曾经在一言一行中逐渐生成的……

这就是军人,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来。

罗星感到左边的手似乎多了层感觉,但慢慢模糊的双眼,让他什么也看不见。


08
罗星自认也是个坚强的男子汉,受伤后面对大批探望,他也只在感人至极的退伍仪式中流了浅浅几道。他乐观地预想着接受治疗后,就能慢慢恢复基本的自理能力,继续生活。
然而今天当着原来竞争对手的面,他却没法坚持下去。原来自己还是那么渴望回到那个舞台,渴望重新去见他的同伴,与他们并肩站立。
啊……丢脸。

顾顺慌忙给他擦眼泪,或许是他第一次这么做吧。纸巾拭去透明的液体,露出罗星有些灰黯的瞳孔,两睫微微地颤动着,表明对方突然起伏的情绪。
果然不应该过来……

“不要多想了,睡一觉就好。”他用力握了握罗星软绵绵的左手,放轻声音,“你也会更好的,一定。”

“……”病床上的人静静阖上双眸,“和我说会儿话吧,比如狙击手训练营的事情——之前你肯定是去那里了。”
“——这就多了,没准一天都说不完呢。”
“不用,说到我睡着就行。”
“你就这样不相信我讲故事的能力?”

End(?)

本来还写了段当作结尾,但写来写去也不满意……于是就这样吧_(:3」∠)_毕竟最想写的已经写出来了233有机会的话把还有一个脑洞也写了(然而马上就要上班了……)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评论(2)
热度(36)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