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这边堆文,微博@晓雾潜水。

[fate/士金]ambivalence

*ubw后时间线,闪已住进卫宫家一段时候,各种xjb编造,喜闻乐见那啥梗

*战损描写有,放飞自(xing)我(pi)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了很多铺(fei)垫(hua)

最后许愿新年日替闪闪二宝!!

 

全文网页版可以点我


当卫宫士郎终于下定了决心,端着盘子走进房间时,愈发深沉的黑暗中那个金发英灵依旧侧身躺卧着,一动不动。温暖寂静的室内,若不是秒针在一板一眼地绕圈走,根本无从感受时间的流动。

士郎蹲下身,先看了看上午放在榻榻米旁边的托盘,轻轻舒了口气。

还好,至少也吃点东西了。他将草草扒了几口的冷粥挪到一边,仔细捡起掉落在地板上的小菜。打扫干净了,他又转头看了看手中冒着热气的碗,有些犹豫。

寒冷的初春,也许因为室内开了暖气,吉尔伽美什没有盖被子,他只是躺着。英雄王穿的还是被带回来时一样的外套,上衣,裤子,似乎除了那几次凛他们帮忙处理伤口,就再也没动过身体。那双瑰丽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红色眼瞳此刻被藏在了阖上的眼皮底下。他微微皱起眉头侧身躺着,左手轻轻捂着另一侧空荡荡的袖子。

 

“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他轻声叫着英雄王的名字,“该吃东西了。”

那双眼睛慢慢睁开了,人类最古老的王看到士郎,眼神中露出几分不悦:“放着便是。”

 

卫宫士郎放下托盘,他盯着丝毫没有动弹的吉尔伽美什,紧接着打开了房间的灯。

 

“杂种,听不懂本王说的话吗……!”下一秒被对方强行拉起身坐着,吉尔伽美什的表情相当愠怒,“惹恼本王的下场你担当不起!”

卫宫士郎叹了口气,在亮白的灯光下默默盯着吉尔伽美什苍白的脸色和唇。他发现即便在竭力遏制,吉尔伽美什的身体依旧在微微颤抖。

这是最后在勉力支撑吧。他想着。虽然伤口基本已经结痂,但是这漫长的恢复将会持续给英雄王带来困扰。毕竟这是一具人类的,残缺的躯体。虽然士郎在隔壁的房间不曾听到过大动静,但想必,肉体和精神上的疼痛一直附着在他身上。

 

但是卫宫士郎知道,这个男人可以忍受——无论怎样,都敌不过吉尔伽美什在那一刻迸发的求生欲望。

想要在人间活下去。

所以卫宫士郎在最终还是攥住了那根锁链。所以作为彼此曾经厮杀的敌人,他们签订了新的契约。

 

吉尔伽美什是个高傲的混蛋。

吉尔伽美什也是个美丽的,高傲的英雄王。

 

卫宫士郎端起碗,筷子夹着几片香菇,送到吉尔伽美什嘴边:“今天做了菌菇杂煮。食材什么的,不太方便吃,所以——”

他已经事前暗自练习了几十遍,可事到如今面对英雄王本尊时,仍然差点咬到了舌头。这还只是今天晚上的第一环节,他硬着头皮看向对方,发现吉尔伽美什就已经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瞪着他了。

“趁热吃吧。”他努力忽视王升腾的气场,继续维持着平稳的语气和表情,把食物又往跟前凑过去一些,“英雄王是不喜欢吃茶泡饭吗?有什么想吃的也可以跟我说,这方面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

兴许是食物的香气,亦或是实在无法忍受卫宫士郎维持这个愚蠢的动作,在红发少年的坚持下,吉尔伽美什终于沉默地张开嘴,吃掉了筷子中的食物。看着他慢慢咀嚼,卫宫士郎无意识紧绷的嘴角和心,也终于松弛下来。

 

或许的确是饿了,吉尔伽美什吃饭的速度比预想的快,也更安静。需要的时候他用眼神示意,卫宫士郎就放下碗给他再递一些米饭。

而这次进食也很难熬,士郎发现吉尔伽美什虽然面无表情,那双艳丽的红色却时不时就看向自己,闪烁着难懂的情绪。他只好强迫自己关注吉尔伽美什的嘴,看着那张苍白的唇逐渐泛起正常的红色,看着他小巧的喉结因为进食的动作而轻轻滚动——

卫宫士郎猛的一咽口水,低头去舀饭。

“快要吃完了——”他看到已经见底的碗,有些惊讶,“还需要加一些吗?”

“不必,能勉强入口的料理而已。”英雄王辛辣地说道,“……明日给本王呈上上等的鱼类,或许还能赐予你这等特权。”

“……好的,我知道了。”士郎看向吉尔伽美什的侧脸,露出一个对方看不到的微笑。

至少,这位大王目前的心情还不错。

所以在士郎收拾好碗筷,再次出现在他跟前时,吉尔伽美什仅仅眯缝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补充魔力?来就是了。”看着卫宫士郎吞吞吐吐的模样,吉尔伽美什嘲讽地勾起嘴角,“还是说,今天有其他需要禀报本王的事?”

“看在你刚才勉强过关的伺候,允许了。”

 

告诉他了情况后,英雄王依旧平静,仿佛早已料到这种情况:“在这里?”

“不,”卫宫士郎摇摇头,“我想,你可以先去泡个澡……伤口结痂,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那双红玉般的眼睛少有的亮了亮,虽然表面看上去,吉尔伽美什依旧神色不耐。

“……那,便允许你的跟随。”

依旧是高傲的英雄王做派。捕捉到那个细小变化的士郎内心苦笑,和先前的saber真是截然不同的两类王。

 

卫宫家的浴室是典型和式,之后虽然有过改造,但整体还是狭小、逼仄。吉尔伽美什第一次进这个屋子时就不出所料皱紧了眉头,显然对这种沐浴环境非常不满。几次下来,他干脆不再置与评论——没有其他办法,至少现在,卫宫士郎可不会让他外出。而看吉尔伽美什本人的态度,也是能不多走就不动。

 

他帮对方脱去衣服,拆掉最后一次裹上的绷带,暗自提醒自己尽量不去碰到他其他地方的肌肤。之前擦身时他没注意,结果英雄王大发雷霆,足足几天拒绝有人进入房间。

不过这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了。平时单纯的吃住行,他们俩逐渐形成了奇怪的默契。若有什么要事例如今天,那么行动和语言要一起进行,并且不要触及英雄王发怒的几个方面,吉尔伽美什一般就默许了。

几周下来,卫宫士郎终于也摸清了吉尔伽美什的一些脾性。英雄王就像一头猎豹,他美丽、高傲、残忍,尽管受了伤蜷缩起来,但依旧警惕地观察四周,随时武装自己。

当然啦,猎豹也是猫科动物的一种。所以老好人卫宫士郎,倒也不是对他束手无策。如今吉尔伽美什安静的模样,也忍不住让他想起几周前那个嚣张至极的身影。说他败于卫宫士郎,倒不如说败于卫宫士郎和英雄王的傲慢。

嗯……现在这样,也挺好?至少卫宫士郎觉得,接受了当前情况,准备活下去的吉尔伽美什比预想好得多了。至少与他相处不是一种折磨,观察英雄王每天细微的变化也成了他新的乐趣。

这让所有人都惊讶到了极点。

 

“那个金闪闪!不会对你用了什么迷惑技能吧?”

那天士郎给吉尔伽美什送饭回来,正看到远坂凛和藤姐争论着。

士郎看着她们,耸耸肩:“他少说点话,就感觉没那么混蛋了。”

甚至很……赏心悦目。他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真是太奇怪了,他反而会因为这残缺的躯体看得入了神,被当时帮忙来治疗的凛一顿斥责。

 

士郎默默回头,深呼吸。他把手上的绷带扔进垃圾桶,瞥见了收纳盒里的润滑剂,脸突然烫得通红。

手臂上的绷带很快就拆好了,剩下的一小截右臂了无生趣地垂荡着,断口已经被自发愈合的皮肤重新包裹起来。身上的纱布裹得严严实实,拆起来稍有些麻烦。吉尔伽美什闭着眼睛让士郎动作,没有吭声。自从住进卫宫家后他就不太开口,连日常挂在嘴边的杂种都很少听到——但士郎发觉,今天格外少。

像凛说的,兴许是上一次补充魔力的时间隔得太久?而接吻的量已经不能满足这具慢慢开始恢复的躯体……

想什么呢,还不是时候——士郎默默咽下一口口水,低着头继续揭纱布。

殊不知坐在板凳上的王,此刻眯起了蛇一般慵懒的红瞳。

 

等到全部脱完,卫宫士郎自己的衣服也几乎湿透了。他脱了上衣,先给浴缸放水,然后再来到吉尔伽美什身边。他发现英雄王很快掌握了花洒和调整热水的方法,已经草草冲了身体。

——明明就带他来过那么几次,只能说不亏是王呢。

“头发。”吉尔伽美什沙哑的嗓音突然响起,在翻腾起白雾的浴室中模糊、暧昧。

 

卫宫士郎的心脏几乎因为那上挑的尾音停顿了半秒,然后才再一次疯狂地鼓动起来。他匆匆忙忙应了声,让自己专心于给身前的吉尔伽美什抹上洗发液,慢慢揉搓着。他买的自然是再普通不过的超市产品,但当雪白的泡沫慢慢在这头金发上蔓延,士郎却不禁有些虚幻的感觉。

他想起第一次补充魔力时,吉尔伽美什处于半昏迷,当时他贴上那柔软带着铁锈味的唇,就发觉自己似乎,不,是必定会沉溺于此。

人类最古老的王,应当也是站在英灵顶峰的男人,他在用这种方式接受魔力供给……

吉尔伽美什本人对于这种魔力供给似乎没什么反应,对他而言就像走流程。毕竟他已经在人间生存了十余年,这期间或许,可能,也不是没有——

 

他回过神来,看到吉尔伽美什正用仅有的一只手拿着花洒冲头发。他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端详着镜中模糊的自己。

 

——说起来,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的自己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镜中的吉尔伽美什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即便浴室水汽缭绕,浴缸哗哗地放着水,他的笑声依旧清晰可闻。

 

士郎听过这个王很多次的笑声了,狂妄的得意的愉悦的,却没一次有这么多嘲弄,这么多悲哀。

“……这就是本王如今的躯体。”他继续看着镜中那个金发的自己,低声笑着,那道无法消除的狭长疤痕斜贯了白皙如玉的身体,右侧更是空无一物。

 

一只手轻轻拨开湿透的额发,露出那道被archer击中而留下的疤痕,开始用毛巾轻轻擦拭。这不是他吉尔伽美什的手,是那个伤害了这具身体的家伙,那个faker——

 

“就把它当作活下来的代价吧,英雄王!”卫宫士郎接过花洒,沉声说道。

 

自称要成为正义伙伴的少年说出这种话并不奇怪,但是他依旧拿着毛巾,小心擦拭着吉尔伽美什的肩膀。明明之前还是你死我活的对手,此刻却发展为这样的局面。

 

卫宫士郎没有察觉,但全知全能的英雄王早看了出来,一如十年前他探到了言峰绮礼隐藏于最深处的黑暗。

 

这家伙,正在为本王这残缺的身体神魂颠倒呢——

 

吉尔伽美什对镜子中的卫宫士郎扬起嘴角,下一秒他转过身来,恶狠狠堵住了少年的嘴唇。


下点我


end(应该)


写得太慢于是赶上什么好节日了【。情人节快乐ww

评论(8)
热度(194)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