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2017手嶋纯太生贺][T2]景色が広がる

CP20出的小料,在又一个能与你一道庆贺的生日里放出。

生日快乐纯太!


 

*时间线为IH2结束后。剧情有编撰,如与之后原作有出入,敬请谅解。

 

景色が広がる

Teshima Side

*

“实在非常抱歉!手嶋前辈,那天我不该对您那样说话!”

 

尽管处于假期,但是总北自行车社的练习一如既往。这天当手嶋纯太来到部室不久,镝木一差就在新主将今泉和好朋友段竹的“带领”下,向他赔礼道歉。 

这段时间,一年级的他一直试图从手嶋那里获得一些青八木前辈的消息——毕竟他第一天和段竹去自行车社报到时,他们就是一块儿行动的。所以这段时间他看不到、联络不到青八木一,手嶋前辈总会知道一些消息吧?

但是手嶋对于他的问题总是避重就轻,或者干脆熟视无睹,时间一长,本就性急的镝木自然忍不住焦躁起来,一直到前天早上的练习前,这次似乎是满含怒气许久的他,当着其他队员的面冲着手嶋纯太大吼大叫。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手嶋前辈?你明明就是青八木前辈最信任的人,小野田前辈说你们很早就是团队二人了,结果你现在就这么对待他吗!”

“……”

 

镝木马上就被段竹一边道歉一边拉走了。手嶋环抱双臂靠在原地,不发一语。其他还没出发的部员看到他的神色噤若寒蝉,赶紧骑着车,趁早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青八木和我聊过,毕竟我对受伤很了解。”练习途中,也没有人敢和他搭话,直到古贺骑车赶上他。

听着对方简单的阐述,手嶋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弛了几分。似乎是思忖着青八木的治疗进度,他半晌没有说话。

“谢谢你,公贵。”几分钟之后,他说道。

“他会回来的。还有那么多人在等他呢。”古贺难得不和他打嘴仗,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虽然知道,手嶋大概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

“谢谢你,公贵,这个我是知道的。”手嶋的笑容和以往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异。他只是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突然拨动手变,加快了踏频,冲到坡道前面。

“公贵,我去别的地方兜兜风……得麻烦你到前面照看看一会儿一、二年级了。”

然而天生极快的反应让古贺一开始跟上了手嶋一段,也听到了手嶋之后的那句话。

 

“我们就要毕业了,Team2人终究还是要各走各的路,到此解散……虽然适应起来,真是困难啊。”

**

 

约莫是很久没有流泪过了,所以此刻眼角落下的液体,意外让手嶋陌生。

眼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尤其对于步入青春期的男孩而言。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们通常作出将其牢牢掩藏的选择,他们将这些不轻易流下的泪水作为结痂的伤疤,深深掩藏到心底深处。当然掩藏不意味着遗忘,而是意将那份痛楚植根心底,然后继续朝向明天挣扎着,成长着。弱小的植株只有经历了无数来自外界严酷的磨砺,才能开花结果。人生无数的经历都向他们诉说这简单的道理,竞技体育更是将其摆上明面——每一位运动员的背后,无不浸泡着汗水与眼泪。

所以,手嶋是体会过不同情况下的流泪的——那这次,到底是为什么呢?

 

仅仅是因为镝木说的那番话?

 

一头卷发的少年悄悄向四周打探一番,庆幸自己一不小心骑到的是一处人烟稀薄的地方,至少没有人发现他此刻的失态。然而紧接着,一阵吹来的大风夹带着河水冰凉的气息,再次袭击了他。寄居在树干上的蝉群凄厉地鸣叫起来,夏末不再充满暑意的风似乎让它们格外惊惧,恐慌于毫无预兆的下一刻到底会发生什么。

手嶋突然想起了今天一早的气象预告。午后有雷雨。抬头望向逐步阴灰的天际,的确如此。

真是捉弄人啊。他的嘴角却扬起已经习以为常的笑容,手嶋擦了擦脸颊尚且残留的一些水渍,慢慢找到河岸的一处长椅坐下。心平气和的。

 

他听到远处轰然几阵雷响,紧接着噼里啪啦,猛烈的雨点争先恐后落下,砸在没有带任何遮雨用具的手嶋身上。一时间,刚拭去不久的水渍又开始在他脸上蜿蜒。手嶋纯太抬头远眺,瞪大着眼睛,仿若旁观这场上天的哭泣。

对于这些年来流过眼泪的回忆,其实他记得一清二楚。最近的一次,不过是一个多月前的全国联赛。它恍若消散的云烟,又恍如记忆最深的驻守,让他忍不住想起一年多前在合宿时的那次失利。哪怕是很习惯于竞技体育“规则”的他,这两次所带给他的痛楚都是那般切入骨髓。

于是那个金发的身影再次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他默默看着雨线接二连三在河面产生的一圈圈涟漪,仿若与他脑海中回忆的速度一道同步——是啊,他最近几年的回忆,与青八木有关的实在太多。这次莫名的眼泪,或许真的是这段日子堆积太久的释放。毕竟就连一场暴雨,也能让手嶋纯太挖掘出之前与青八木有关的片段——不过至少比先前改善了,不再是一想到对方时,还会附加那么多额外的胡思乱想。

比如手嶋不确定这样的暴雨下,自己会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但是从前他们俩一道被暴雨困在商店屋檐下那一次,看到的景色一定与现在的自己不同。

而每当这时,手嶋就忍不住想到他们最后在手机中对话的内容,让他更想放弃对自己所立下的严酷的命令,选择主动和青八木发消息,然后回到从前。

可是紧接着,便又会有一个声音严厉地响起:

 

你所身处的不是童话世界,而是真实的人间。在这里凡人的努力不会如愿以偿,美好的愿望只是镜花水月。

 

……   

 

其实也是越来越能适应了,不是吗?距离毕业的这段日子,就这么逐渐稀释,慢慢的只会想到这些事,也不错。   

***

 

雨停了,于是是又一次的启程。湿透的骑行服粘在身上,还是太冷了些。这次手嶋走了两年多来那条再熟悉不过的路线,回到了总北,准备将爱车停放在部室外的车架上,再换一身衣服。暴雨刚过去不久,但外头只停着一辆公路车。于是他直接敲开部室门,走进那间再熟悉不过的屋子。

房间冷冷清清,社团的几位二年级、一年级部员又一次出发去练习了。现在的部室里头只有他同年级的那位队友在忙碌。手嶋仔细打量着里头被细心整理过的布置,同时对他打上招呼。

“我进来一下,公贵。”

 

“还以为你回家了。”

背对着他的身影停顿片刻,然后慢慢起立,“刚才在哪儿,纯太?刚卸下主将之位,就开始任性妄为啊。”

 

古贺调侃地说着,转过身,一边眯缝起双眼推了推眼镜,却半晌没得到回应。仔细一瞧才发现手嶋纯太虽然背对他拉开了衣柜门,却在出神。直到古贺走到手嶋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才反应过来,然后像是费了很大工夫般地,回应给他一个抱歉的笑容。

 

“抱歉,休息了一会儿……我马上好,然后就去训练吧!”

“……你刚才在哪里?”

 

古贺皱着眉头,紧盯着当前浑身湿透,在刚才肯定狼狈地被大雨浇个正着的队友。

 

“啊……刚才?本来想去享受一下TeaTime的,没想到雨……就就这么来了,哈哈。”

这么说着,手嶋并没有看向同级的队友。沉默片刻,他们的视线几乎同时,转而望向了紧邻手嶋的那扇柜门。

果然他还是没有适应啊……这种没有青八木的自行车社团活动。古贺“果然如此”地想着。伴随着这种情况一而再三地出现,没来由的,他心中那份名为担忧的情绪,也正在变得越发沉重。

虽然他们已然退居幕后,现在是他们的后辈为了下一次的比赛重新启程。但是同样的,现在社团还需要他们,需要支撑着自行车社渡过这一段时期。然而刚刚任命完新主将的手嶋纯太,状态远比他认为的不对劲。

 

古贺其实是知道大致情况的,然而他也格外清楚,这是只有那两个人之间才能解决的问题。

 

“那就抓紧换身衣服再去练习吧,车子我帮你调试。”所以他最终仍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开始向部室外走去,“马上就是新学期了,纯太,我们还有任务。”

“恩。”

“你要习惯,纯太。你现在还是社团的三年级。”

“我知道。”

伴随着无声的叹息,部室门咔哒一声关上了,留下手嶋纯太一个人身处寂静的房间。他伸出手去够柜子里的衣服,发现手正颤抖得不听使唤。

然而这次,并没有人一脸坚定地说着“我来止住它”,一边牢牢按住他的手背。

 

……其实根本没有适应,不是吗?手嶋苦笑了一声,慢慢,慢慢地坐了下来。

若是下定决心要彻底解散队伍,那么他一开始就走了误区。不是只想到这些平常的东西就好,而是要避免每提到什么事,就将青八木与它们关联啊。

 

一次次看到的日历早已开启无声的提醒,灿烂易逝的,最后的夏天就要结束了。他们将会踏上不同的未来,他和青八木一那段团队二人的经历也将自动地进入倒计时。这种不可避免的解散,就像终究会退出社团,会从名为总北的高中毕业。这次只不过是借着治伤这一时机,提早适应罢了。

可是手嶋纯太调整了也有那么久,却远没有他自认为的能够适应。

 

“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骑车。”

 

青八木临走前对他说出这句话时,手嶋突然间的,想到了多年前自己所说出的那句话。

“我啊,想要征服天下!”

 

那么多年了,因为始终没有离开自行车,他能依稀地回忆起当初自己的神态与微笑。那份年少的誓言铮然有声,充满着无畏和无惧。然而它们终究在时间的洗刷下逐渐远去,直至消弭。

风掠过耳畔了。仔细聆听,那曾经刺耳的蝉鸣正平添上凄凉,伴随着盛夏最后的炎热逐渐消褪。

这群昆虫的生命步入最后时刻。它们衰退着,它们不曾停止鸣叫,尽管它们不久后就将从枝头坠落,彻底走完生命最后的旅程。

而后,再当举目看向校园时,满眼便已经是秋风扫下的落叶,在微微扬起尘土的地面打着旋儿。

灿烂的,热烈的,转瞬即逝的,属于高中那最后的夏天,到此结束了。

 

Aoyagi Side

 

*

青八木在总北完成新旧主将的交替后就离开千叶,准备去彻底治疗全国联赛时落下的膝伤。初诊时所预估的时间,大概就得花费暑期剩下的部分。这意味着这是他和手嶋从高中第一天相遇以来,第一次不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

说不习惯那是当然的。合宿时他忧虑过没有手嶋纯太的全国联赛会变得如何,现在,他开始忧虑没有对方的日常——当然,这是一个小挑战,纯太一定比他能更快适应吧。

然而事实告诉他,事情的发生总不会按照预料中进行的。

 

“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骑车。”

临走前的那一天,手嶋来到机场送别。青八木的家人们在前头忙碌,贴心地留给自家儿子一些时间和朋友说说话。青八木和手嶋这样说道,既是告别,也是想让对方安心。可一向健谈的手嶋纯太却低下了头,没有回应。

相处久了,这样的反应让青八木心中升起了某种揣测。盛夏偌大的嘈杂的空间里,他身处其中,竟觉得有些冷。

“纯太。”

“唔……怎么了?”他发现对方的应答很含糊。而且——不愿意直视他的眼睛。

“有其他问题吗?”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手嶋努力地笑出声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担心,我和其他队员都会帮忙的。你啊,就不用担心社团的事了——”

 

——纯太,心虚了吧。正因为抱有那样的心理,所以才不敢抬头。而且,这也不是让他能放下心来的笑容。

青八木不快地皱起眉头,可是不等他再一次开口,手嶋便赶紧用他娴熟地手段转移走话题,一直到登机前,都很成功——他的确没有机会把那句话说出来。

 

Team2人要解散了。纯太,你是不是在想这个?

是啊。

只有解散吗?纯太?

是啊。

我认为,我们都需要好好想想。

……嗯。

 

青八木又一次从梦中醒来,犹如刚进行了一场终点前的全力冲刺,他张开双眼,在深夜寂静的房间中大口呼吸。深夜的许多个梦中,出现的是手嶋纯太低头走向另一处的侧影,留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见他的表情,而每当青八木想接近对方时,他们就开始这场手机上重复的对话。

 

有时站在那天的登机口,有时候站在他们初遇的总北校门前,有时站在一条望不见尽头的柏油马路。  

他的心中浪潮汹涌,愤怒,不解,失望,无从派遣。而手嶋纯太脸上带着最让自己揪心的笑容,是消化了无数压力后最终展现给外人的忧伤,决然,意味不明。

 

只有解散吗?纯太?

是啊。这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就像我们终究要毕业。

这只是你的想法。

这次不是比赛,我们身处人间,阿一。

……

 

自以为是的考虑周全——太任性了,纯太。青八木凝视着手机屏幕最后的对话,下定决心。比赛中,他可以全权配合手嶋的计划,也可以果断接受他的变更决议,因为这是对于手嶋纯太这个人的完全信任。

因而为了这个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这次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提议。

 

**

 

离开千叶的第二天,青八木给手嶋发来消息,怀揣着各自的心思两人完成了这几周最后的对话。青八木猜对方是把他之后发来的消息提示都设为了静音和屏蔽,然后再也没改过。

 

真的需要在这时候想吗?

 

青八木不得不直白地被迫去思考有关于Team2人的问题,彻头彻尾的。他发现这几乎等同于将他之前整个高中生涯再回顾一遍。手嶋带给他的影响太大了,大到自行车生涯,小到平日回家的路途。无处不在。

于是最后,他选择背着自己的画板,拎着工具,行走在休斯顿的人行街道上。北美南部那和煦的阳光常年保持着高度热情,正明晃晃地照射到所见的每寸土地。这次的膝伤治疗,实际也算作他们家中的一次旅游度假。他们租下了一栋酒店公寓,在没有治疗任务的期间,青八木思考片刻,还是重新带上画具,准备创作,也许是想要记录下异国的风光,或许是想好好整理思绪。

 

车辆来来往往,在漫长陌生的路途跋涉,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格格不入。青八木突然想起了手嶋日记中的一段话——记日记大概是对方最有别于同龄人的习惯,有时更是会在日记里突然写上几条深思的语句,仿佛在和从前的自己对话。偶尔瞥见对方的内容,倒也耐人寻味。

同样的那一条路,和朋友聊天一道去时,感觉所花的时间就会不可思议地变短——而自己一个人走回去时,却是那么的无聊。也许对方觉得自己没做什么,然而在这其中,的确是存在着能发挥作用的某种“力量”,甚至让你所看到的景色都与以往不同。

果然是很强大的力量呢。此刻,他突然深有体会。他现在不能听手嶋聊训练的事,说有趣的话题,他只能数着从身边飞驰而过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一边感慨着这段路走得竟是这样漫长。很显然,他已经依赖于此,甚至不由自主地习以为常——

这不也是理所当然吗?

结成Team2人以来的日子,经历苦痛,浸泡着泪水与汗水,才终于形成了这样的力量,让他们足以互相支撑着前进,创造那么多奇迹,实现了那么多愿望,直至迎来毕业的那一天。

全国联赛的第三天是他们的毕业仪式。犹如演艺界的组合,在一个再合适不过的舞台上演出完毕,尽管有些许不圆满,却毫无遗憾地鞠躬致谢,离开舞台。如樱花绚烂绽放过,然后匆匆凋谢,落下枝头。

从小到大,所听说过的组合解散数都数不过来。而他们性格不同,爱好不同,除了自行车外的目标也差异巨大。即使不是这一次的治疗,在三年级的最后,他们也终将面对这样的情况吧。所以不论考虑哪一方面,他们的Team2人,似乎都没有继续存在的原因。

 

大约,这就是手嶋纯太他所考虑到的东西。但是,青八木并不只想到这些。

毕竟这三年所汲取的力量,是他们今后都无法消除的烙印。

***

 

青八木走进医院边的赫曼公园,找到草地的一处树荫下坐定,支起了画板。他很快绘制完风景的草稿,开始寻思着这一幅画的颜色编排。

擅长绘画,除了一定的艺术天赋之外,还得有着一颗纯粹和敏锐的心,用以观察身边的一切。他虽然沉默不语,然而内心世界是另一番天地。

 

具备了冲刺选手的天赋,却远远不止这些!

手嶋这么夸过他,意味着他对青八木的脾性心知肚明,而青八木同样了解对方。

 

“我明白的,我从心底明白……所以这次,我也想拼尽全力阻止你,青八木——但是,你还是会去吧。”他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全国联赛手嶋纯太的那些表情,就如同他记得这次登机前对方的一言一行。

那时因为自己出人意料的决定,手嶋冷静的外壳崩裂了。少见的痛苦,愤怒,不甘,不解,几近绝望。在无法阻止青八木之后,他甚至再也无法伪装自己,将内在的心声彻底袒露。

 

“如果你回不来,这就是你我最后一次一道骑车了。”

“三年来,感谢有你……因为有你,我才会来到这里。”

 

然而当他带领镝木一差再次与他见面时,青八木一见到了手嶋纯太有史以来最灿烂最泪流满面的笑容。他流着泪欣喜地嚷道,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会在危机时出现,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是总北的队长,还在比赛中领骑队伍。

他们都对于胜利渴望至极,然而他能察觉到与他放置在内心不同的是,手嶋虽然也怀揣着炽热的希望,但平凡的才能、过多的失败,让他的希望中不可避免地烙下悲观。复杂纠葛,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就这样最终混合着,体现在他身上。

 

所以需要青八木一的存在,对这份希望进行“协调”。因为T2是无与伦比的搭档。他们的信念是“必胜”。所以,才会有那三天那壮烈,不算完满,但丝毫没有遗憾的骑行与对决。

 

青八木觉得这样的手嶋纯太,也影响着自己自行车以外的部分——他能发现自己的风景画渐渐不再拘泥于自然界呈现的景观,转而开始运用起了对比强烈的色彩,他不断地尝试摸索,然后逐渐的,他发现自己探寻到了更广阔的风景与可能性。

 

有些景色,只因为拥有那份经历,才能拨开那层最后的迷雾。正因如此,在两项选择的背后,当有着能发挥作用的力量时,终究会存在着第三条道路吧。

 

夕阳落至天际,青八木完成了最后一笔上色,注视着这幅异国风情的画作,不经意间露出一抹微笑。

一路前进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摔倒,又再一次靠自己爬起来继续向前的重复。但是有同伴的存在,情况却又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同样的那一条路,和朋友聊天一道去时,感觉所花的时间就会不可思议地变短——而自己一个人走回去时,却是那么的无聊。也许对方觉得自己没做什么,然而在这其中,的确是存在着能发挥作用的某种“力量”,甚至让你所看到的景色都与以往不同。


Team Two Side

*

“今泉,今天练习结束后,留下来喝杯茶吧。”社团的活动继续进行,但是手嶋察觉到今泉的心事,让他在今天练习的过程时加了一句。于是待到其他队友陆续回家后,金色的夕阳投射进部室,留下他听着这一届的新队长正在侃侃而谈。

 

“今泉,你现在怎么理解金城前辈的那句话?总北……是一支相互支撑的队伍。”

我会一直牢记这一点。黑发少年回答这句时,目光澄澈而又坚定,让手嶋纯太有些恍然。

——他成长了呢。每个人都在影响下,看到了不同于从前的风景,进而成长着,蜕变成了崭新的自己。自己这三年来……何尝不是呢?他安静聆听着今泉的分析,最后点了点头。

“你又成长了呢,今泉。”他说道,“两次的全国联赛,你成长飞速。”他坐在长椅上,看着逆光站在他跟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后辈——他何尝不是一直望着他呢,从初中,到现在。

 

“一直以来,感谢您的指教!”少年向他深深鞠躬。

 

对他的指教么……?手嶋微微苦笑了一声,侧过头摆了摆手:“忘了我吧,我可做得不好。”就连毕业前最后的那个决定,都差点折磨了他和他。

还好——青八木只是离开了一个暑假不到。

 

眼前今泉又一次露出了窘迫的神色,他一向不太擅长应对这位手嶋前辈:“可——”

“你会做得更好的。记得后辈做得好,就多夸夸他们。然后……唔,互相支撑,带领总北继续前进吧。”手嶋站起身,一如从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是那个精——英呢。哈哈……开个玩笑,让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吧?”

 

“手、手嶋前辈——!”

 

手嶋笑了起来,笑够了,他终于恢复平静,看向了今泉:“你想问我的,还没有说吧?”

今泉点了点头。

“哦……是什么问题呢?你也知道,一般情况下,我也不会有意不说什么的——”

“这样……毕业安排,是吗?……恩,没问题的。早就做好准备啦。”

**

 

教室里,三年级的同学们在学校最后的齐聚中互相道贺,交换物品,依依惜别。

那两个身影却是安静地身处在教室最后的那扇窗前。去过自行车社后,他们最终回到了这里。手嶋依旧语气轻松地谈论着日常琐事,青八木一如既往的在一旁沉默聆听。

“其实我当然是想阻止你的,阿一。想你怎么又这样直截了当地反对我的意见。”直到手嶋突然说出一句莫名的话,打破了像是故意伪装起来的氛围。青八木微微抬起双眼,似乎等着手嶋纯太说出下一句话——他本就是少言的人,在今天他更不会,也不愿说出口了。

“但是这次,既然已经约定好了……那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眼前出现了那双熟悉的“必胜”手套。青八木抬头看向手嶋,此刻对方的笑容褪去了从前若有若无的忧虑,只剩下纯粹而释然的希望。

 

无论是谁都知道,毕业之后意味着分别,然而分别,也同样意味着再次重逢。

 

几个月前青八木回到学校后的一天傍晚强硬地拦住了他。那次的谈话以两人紧张的争吵开端,最终以歉然的泪水落幕。在那个紧贴着,能听到彼此心跳的拥抱中,两个人似乎都明了了什么。

他们不谈Team2人,他们谈到了约定与重逢。

夏虽然逝去了,但是有秋,有来年的又一个夏天,这就是值得期盼的。在期盼中埋下心愿,于是在愿望中所见的一切景色,也都默默发生着改变。即使不能够在空间上所谓的一起前进,然而知道对方同样在努力前行,这就足够。

“我们一年级时,就说过想要在毕业时和樱花树合影吧?”

“啊啊,纯太。”

“那……青八木还有什么愿望吗?”

“很多。”他听到对方的回答斩钉截铁,于是他忍不住松了口气,转而微笑。

“我也是,阿一。”

 

自从结成以来,就不存在彻底割裂的可能了。手嶋心想着,那倒不如像青八木所说的,立下一次次的约定,而后期待着他们的再度相逢。那时他就能当着他的面,把很多很多话说出。

他相信青八木一定会做到的,从之前到现在,从现在到将来。因为手嶋纯太知道,他就是那样的男人。

 

微小的愿望,会在不经意间实现的。

偌大的凡间,终会有再遇之时。

 

那时,那链轮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清脆依然,那坡道两旁所栽的樱花盛放依旧。

 

End


 

一些唠嗑:

当初想这次题材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有关于毕业后两人的去路与T2的存在与否。于是我便按照这自己的设想去这样写了。在我的心目中,两人肯定有所纠结,但最终总会迎来完满而又合适的解决,因为两个人在,就没有什么不能解决吧。即使手嶋纯太和青八木一的未来不同,但共同骑车共同作战所带给彼此的影响,我相信总是特别的,有影响的。

一开始有出这个小料的念头时,还是有些纠结的。从入坑起的13年末到如今快四年了,见证着剧里剧外的人们慢慢离开,又有新伙伴加入,直到今天。我不再是学生,空有热情,但是工作也逐步压缩着时间,我很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但是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即使只能印那么一点数量,或许是最后一次这么用爱发电,也全权想把它当作一个纪念,纪念剧中的烫发前辈沉默前辈。他们虽然在流逝的岁月中变了容貌变了造型变了身份,但是不变的,是带给你我的感触。

 三期动画来了,等待许久,在有些寂寞的环境下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场。当第一集的画面出现,看到久违的变了造型的他们,我眼里忍不住一酸。随之而来的,是回忆那分外汹涌的浪潮。

最美好的青春里我遇到了这部作品和这两位,就此他们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中的那一处。失败的少年啊,经历着现实的磨砺,在泪水与苦痛中成长,那是多么美妙而又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光。透着他们就仿若看见曾经,是对于平凡的不甘,彻底的努力,试图着去触碰梦想,发现现实如此。不过时到现在,曾经再波澜起伏的内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多年后的如今早已慢慢平复。但不变的,是那份已经深深定格的喜欢。


最近的漫画连载,看着T2最后的合作和青八木的退场,心中怅然。然而即便如此,现在我却更愿面带微笑,看着他们去享受这最光辉三天的最后。

毕竟,那是多么美妙而又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光。

 


评论(2)
热度(23)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