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FGO/新茶ホム/莫福]隔壁有耳



*还愿(见图片)的文。短,日常向,没啥cp向的实质内容。

*其他角色出场有。包含体验本剧情。

*型月世界中的教授和老福!型月世界中的教授和老福!型月世界中的教授和老福!其他作品请不要勿入!!

 

正文↓

 

舒畅地在房间抽了会儿烟,福尔摩斯仔细抚平外套的褶皱,正准备朝出口走去。

突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迈出的脚步。Ruler职介的侦探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转而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慢条斯理地酌饮着。

 

又将迎来身为从者的全新一天,却预感和之前相比……会有所不同呢。

自从侦探来到迦勒底后,研究所里的日常又有了新谈资。虽然这里的从者们都是历史长河中赫赫有名的存在,但少有的侦探,还是可以堪称历史中数一数二有名的福尔摩斯的到来,还是吸引了不少关注。福尔摩斯少数几次的外出中,便已经凭借超常的记忆力,将“偶然”相遇迦勒底的从者们记了个大概。

 

唔,唔……当然还有那个声称自己是“新宿的archer”的家伙啦。迄今为止,他还能记得两人面对面时对方那难以遏制的复杂表情,福尔摩斯禁不住愉快地笑出了声。

 

“福尔摩斯先生应当不介意吧?”前些天在控制室处理完数据块,他年轻的御主望向自己,神色有些紧张,“在今后和那位教授一起出战……之类的。”

“哪里哪里,我挺有兴趣的。唔……用东洋那边的话来说,这就是缘分吧?”他笑眯眯地捧起一道带来的烟斗,吸了口烟,“那么,21世纪的莱辛巴赫会在哪儿呢……”

“啊啊,我是开玩笑的,御主。请不用顾虑”他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若有所思地走出了控制室。

虽然说,他俩的“厮杀”必定会继续吧……

 

福尔摩斯猛地拉开房间门,似乎是对房间对门空白的墙壁进行着观察,直到一群法国从者从不远处走来。

 

“日安,美丽的姑娘们。”

他绅士地向他们予以问候。贞德好奇地询问他在做什么,侦探只是报以神秘的微笑:“我在思考哦。”

 

而后待他们消失在了拐角,福尔摩斯迅速朝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他的步伐矫健有力,可以用大步流星来形容。朝左一拐,这里也是分布着众多从者房间的区域,虽然此刻空无一人。

 

手杖不自觉敲击着地板,片刻之后,福尔摩斯朗声开口:“唔……我想想。新宿的Archer先生会在哪个房间呢?”

“虽然我也是刚刚来到迦勒底,不过,也别忘了我历来感兴趣和擅长的事哦。”

 

他猛地一转身,右腿顺势向后来了一脚回旋踢——意料之中落了空,但福尔摩斯的攻击自然不止于此。他后退几步举起了手杖,却是“哐当”一声击中了对方挡在两人之间的武器。

 

“禁止暴力——名侦探!”夸张的叫喊紧跟着响了起来,很快福尔摩斯就对上了那张陌生又分外熟悉的脸。


他亲爱的老年姿态的宿敌一脸忿忿不平的表情,赶忙着整理一身被弄乱对方服装:“还想在这里使出巴顿术吗,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说道:“若是无法调停你我之间的矛盾,我可真的不介意哦……啊,当然,我想御主一定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新宿的Archer摇摇头,仿佛一个真正的老年人般捶了捶腰:“哎呀,果然重新来到世间,也不能像从前那边随心所欲了呢——尤其你这家伙,竟然也接受召唤来到了这里!”

“您说的话算是在夸赞我吗?唔,说实话,这其中隐隐约约透露出的兴奋之情,感觉让人真不好……”

看到他的宿敌成功被这番话呛到咳嗽,侦探先生的心中充满了愉快的情感。不过,也是时候切换话题了。

“那新宿的Archer先生,您又是图了什么,在我的房间外头徘徊呢?”

“了解宿敌的习性行为,你接受这个答案吗?”

福尔摩斯向他注视片刻,对方正一脸戒备着等待他的反击,岂料名侦探突然笑了起来。

 

“……也确实像是Sir莫利亚提会作出的回答呢。我接受了。”

“……”

在对方探究般的目光下,他优哉游哉地踱着步子,离开了这条走廊。末了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名侦探才回头,朝莫利亚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心隔壁有耳哦……新宿的Archer先生?”

“啧,你以为我会输吗?真是个坏心眼的名侦探!”

 

 

人正是因为活着、存在着,才有机会遇上有趣的“案件”,不是吗?至少从他看来,这样意料之外的“延续”,也不错呢。

 

end


评论(3)
热度(39)
  1. 二岩晓歇雾去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