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MHA/出轰]夕落之至

好久没写我英了复健复健,这篇也当作提前给出久小天使的生贺吧0 0也希望轰酱漫画早点上线给我点鸡血【。

 

夜色渐暗了,所以即便是盛夏那万丈光芒的太阳,也会慢慢敛去光辉,让炫目的金色落成火红,一点一点温柔天空,让大大小小街道上的喧嚣也仿若受到这阳光的洗礼,变了氛围。

 

而此刻的夕阳之下,有两位英雄继续在小径上一点一点地走着,走了许久,直至来到这处神社。绿谷出久抬头,看到的是山坡上鸟居神秘的剪影,以及不远处轰焦冻那被茜色一道染了的侧脸。

 

“去参拜一下吧。”

 

轰说道。这散步的一路上他很久没有开口,仿佛直到此刻,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契机。出久疑惑地看向他,不过很快就用力点了点头。

 

即便是演变到现今的超能力社会,依旧有那么些传统的事物被保留了下来,也或许是在所谓的神域,真存有一股难于言说的神秘力量吧。

不过并不是节日的今天,时间仿佛从来在这里凝固,任由窸窣的脚步声在静谧的空间延展。从净手直至拜殿前,这里至始至终只有他们二人。

出久想了想,朝善款箱里投了些许零钱,然后摇铃,二拜,二拍,一拜。想到他和轰从明天起又是接连不断的去执行任务,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涉事危险,但是内心总会有些许不安存在的,因为自己,因为对方。

所以人类这些心底的愿望,永远都需要诸如神社这般的存在予以寄托吧。

 

轰在他之后完成了参拜流程,或许是从小受到家族熏陶,他的姿态可以称为完美无缺,在伸手摇动麻绳时,出久瞥见对方的眼神,闪现着温柔与专注。

 

 

其实那是童年为数不多的温暖。下着雪,有时是盛夏绚烂的烟火中,小小的他穿着崭新的和服或浴衣,被母亲或是兄姐们柔软的手牵着,拾级而上。他会屏住呼吸,踩着木屐小心走过鸟居,然后睁大眼睛,感觉头顶的天空在一瞬间似乎都有了不同。他一步步地按照要求进行参拜,听着麻绳上的风铃发出他喜欢的叮当响声,好像神明大人正在聆听他心底的愿望。偶尔获得允许,还能得到一只绘马写下心愿,母亲注视着他的微笑,仍旧那么关怀与纯粹。

这样的日子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前几年,才又渐渐从记忆的一角慢慢出现。

轰曾经让自己好好想了想,才发觉那原本被刻意压抑的温柔,其实从来都有。因为一旁的青年在那时举着他的灯走过来,于是越来越多的灯光聚集,让眼前的黑暗渐渐敞亮了。原来一路上有多少东西,被他那么掩藏了过去。

 

蝉鸣,烟火,飘雪,呢喃的愿望,点点的灯光,灿烂的笑颜。无论多与少,无论在朝阳、夕落与黑暗之中,原来都真实存在,而又能让心底生成宁静的光芒。

这,也正是作为英雄的他所想守护的东西吧。

 

叮当的响声惊动了神,也惊扰了树上栖息的渡鸦。它们哑哑叫着,振翅飞向远方,在火红的夕落之至烙下了一道道黑色的剪影,也仿若将轰焦冻拉回了尘世。

他转身,看到一旁的绿谷出久正朝他微笑。

 

“我们回去吧。”

 

他相信二人都在心底许下了某个愿望,不过不必询问,只需怀揣并为之努力,才会让神明有所侧目。

 

夕阳将两人的身影逐渐拉长,慢慢走出神社,出久蓦地轻舒一口气。他停在山坡半道,拉起轰的左手,指向远处城市慢慢深沉的剪影:

“焦冻……能陪我在这儿坐一会儿吗?”

“嗯。”

 

这次中期任务所持续的时间跨度,注定无法与轰一道庆生,绿谷出久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倒不如说随着年龄渐长,对于所爱之人的需求,不过是更多的陪伴与前行。

所以在这罕有的空闲之时,他们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一道的散步,一道的参拜,一道的远眺。

 

我觉得就算是英雄,在某时也会哭的。

……要吃一点我的荞麦面吗?

 

谢谢……

 

他觉得轰焦冻就是那么伫立于此,当他有所决意,那么无论是从前往后,从来都是那般从点滴开始的令人安心。他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寄予自己支持。眼下他们随意地并肩坐着,看着所有的夕色仿若汇进了最远方的海,出久絮絮叨叨了一会儿小时候在海滩公园的趣事,轰慢慢地应着,直到绿谷自己笑出声来,对方却没有动静时。

 

轰靠着他,睡着了。

 

夜幕降临的时刻终究来临,换做了月光照亮轰焦冻一边的侧脸,也让即便是骇人的伤疤,在此刻也有了不一样的色泽。

出久望向他安静的睡颜,小心翼翼伸出另一侧的左手,将那被夜风扰乱的发丝,悄悄拨回原处。

 

END


评论(2)
热度(25)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