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

绿色勇者与红白王子 (出轰)

最近把漫画进度补完了,他们真好,哇.jpg 瞬间回坑.jpg

然后动画的新ed是西幻paro,突然想起了我去年的一个坑……emmmmm,大家看个乐就好,因为我也忘记我之后的大纲是啥了【。

 

不介意的话就往下拉吧↓↓


青紫连片,血迹斑斑,半边脸颊高高的肿起,还黏着几缕肮脏的头发。轰最后睁开双眼时,看到的便是一张过分凄惨的脸。

饶是轰敏捷不高,也在一瞬间吓得往后挪动了几米。然而随即,由此引发的剧烈疼痛席卷全身,让轰焦冻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

 

我不是来到了地狱吧。他不甘地想道。直到再次失去意识前,那张可怕的脸仍旧不断地在眼前晃动,浮现,说着模模糊糊的话语。

这难道地狱的欢迎仪式吗?

 

“……”

轰在又一次恢复意识后,才发现他算活着,只不过这时,他的身上被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给他护理的人技术应该很糟糕,因为这不仅没有减缓他受伤的疼痛,反而限制了他的行动自由,只能直挺挺地躺在一处大概是岩洞的地方。轰转动眼珠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人,也没有那张恶鬼般的脸——然而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好在他的佩剑还倚靠在岩壁上,几支临时拼凑的火把弯弯扭扭地插在缝隙中,加上不远处的火堆,给狭小的空间带来还算充足的光与热。

 

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从周边散落的物件来看,这个岩洞里除了他,果然还有一个家伙,来的也真是时候。轰皱眉想道。

 

然而就在他刚刚集起精神时,对方已经冲了进来——果然,应该是之前看到的那张脸。这家伙脸上的伤痕依旧凄惨,但比之前睁眼见到时好了许多。他手上拎着一只半死不活的野鸡,腰上别着一把有些年代的剑,大概是一名菜鸟战士,本身就资历而言也是菜鸟的轰盯着对方默默思考。

 

被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战士打扮的少年站在离他几米开外的空地,显得非常紧张:“你你你你……醒啦?”

 

“恩。”

 

“太好了!”显然,轰平稳的语气让他大大松了口气,“那……有没有感觉发烧?还记得自己是谁吗?之前出了什么事?……”

轰默然看着开始唠唠叨叨的少年,合了合眼:“记得清楚,你救了我。”

 

“哪里,多亏了你的帮助,我们才能逃到这儿!”对方努力地咧咧嘴,随即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表情,“我叫绿谷出久,你呢?”

 

“……焦冻。”轰犹豫一会儿,说道。

那么确定了——他们应该逃脱疾风雪狼的追捕不久,目前还藏在莱亚森林的一处。

 

“我睡了多久?”

“两天。”对方开始在火堆旁处理猎物,仍然时不时看向自己这边,“焦冻先生……现在感觉怎么样?”

“身体有点疼,还不能动。”

“其他呢?”

“没有。”

绿谷发出舒心的叹气。

“太好了!那个……我刚刚联系到了我的朋友们,他们应该很快就到这里来给你治疗,在这之前,再忍一下吧?”

 

轰眨了眨眼睛:“没事。”半晌,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也要治疗。”

 

然而绿谷出久挠了挠头表示自己只是擦伤,当前更关键的还是治疗对方,积蓄力量,以保障他们最后杀出血路走出这片可怕的森林——说着说着,他叮嘱轰好好休息,便转身去潜心烹制食物了。

 

轰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绿谷捧着一只简陋的木碗来到他跟前,小心地扶他起身:“焦冻先生你现在还不能动,稍微忍着点……”

 

“……”轰焦冻张开嘴,默默喝下了一口滚热的鸡汤。

 

他感觉,自己好像恋爱了。


评论(4)
热度(32)

© 晓歇雾去 | Powered by LOFTER